1.jpg

家教新刊預計會有六篇,請大家好好期待唷~~XDD

 

    不論經過多少年歲月的流逝,每當來到這個地方、望著你眺望著這令人懷念的景色、那依舊孤高的身影時,我的心、還是如同過去般、無法控制地悸動著。

    即使渾身浴血、就算獨自一人,你也依舊比任何人,都要來的強大、而美麗。

    因為你是雲雀恭彌,是如同孤高浮雲般,不屈服於他人,你的驕傲、你的強勁,都是那麼令人憧憬。

    因為你而永遠都無法停止的悸動,會有平靜的一天嗎?

 

    自從回到了這個世界,夜總感到有些不自在。

    由於自己再次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已經是距離三年後的事情了,與大家分離的這段時間對夜來說是空白的,因此夜花了不少時間與心力去了解這三年來,發生在大家身上的大小事。

    不論是與西蒙家族之間所產生的誤解、彭哥列戒指的全新型態、彩虹之子與代理人之戰、還是阿爾柯巴雷諾的詛咒,這些夜都不曾參與過。

    從夥伴那邊聽了許多這些年所發生的大小事、也見到了西蒙家族的成員還有逐漸長大的阿爾柯巴雷諾,直到現在夜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真的已經回到這個世界、這個場所、這個有大家在的地方。

    但同時夜也感受到了、自己與大家之間,這些年、這段空白的歲月所造成的隔閡。

    不論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經歷的試煉與成長、還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內心與外表上的變化,都讓夜感覺到和大家之間有股微妙的距離感。

    或許是因為逐漸蛻變成大人的年紀,夜多少也感覺到了,和夥伴之間、微妙的氣氛。

    就因為是異性、同時也是夥伴,所以彼此之間的距離變得更加難以拿捏,所以有的時候,在和阿綱聊天時,對上視線的瞬間、阿綱都會不自覺地迴避視線,在和獄寺走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會刻意與自己保持著禮貌的距離、不再無所忌憚的聊天鬥嘴,和山本也是,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樣隨意撫摸自己的頭、把自己當小孩子。

    和大家之間的距離都變得遙遠了,雖然大家依舊是夥伴、雖然對彼此之間的重視還是絲毫未曾改變,但夜知道、或多或少都和過去有些不一樣了。

    但、在這些改變之中,最讓夜在意的,還是雲雀恭彌對自己態度上的變化。

    自己回到這個世界之後,原以為理所當然地、會再次加入雲雀所在的風紀委員會、繼續待在雲雀身邊,但是

    「委員長的意思是,希望妳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或是多待在澤田他們的身邊,不需要一直待在這個都是男人的地方

    說出這些話的,是至今仍然待在雲雀學長身邊的草壁。

    所以雲雀學長並不需要我在待在他身邊嗎?」

    草壁學長是這麼對夜說的,從他微微皺起的眉頭就可以發現,他對於雲雀學長的這個決定也感到十分困惑,但是他還是聽從雲雀的令令,將他的意思轉達給夜。

    「不、並不是這樣的

    看著少女有些低沉的樣子,他雖然很想說些什麼去安慰她,不過話還沒說出口、便被少女給打斷了。

    我知道了。」

    只要是雲雀學長的命令,就必須遵從,不論是對草壁來說、還是對夜自身而言。

    但是

    「為什麼呢,雲雀學長?」

    ||為什麼我不能繼續待在你的身邊呢?

 

    在那之後,由於夜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所以她又再次加入了並盛高中的弓道部,由於學校是直升的,弓道部裡自然有許多熟面孔,而他們也都非常歡迎夜的加入。

    而另一方面,夜也有比以前更多的時間和阿綱他們在一起,也因此,夜也發現了更多她之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像是阿綱與京子之間的進展、獄寺和小春之間略顯曖昧的氣氛,當然也有些人都還是和以前一樣,大哥熱衷著拳擊、而山本依舊在棒球場上發光發熱,但其中最讓夜感到意外的、是關於雲雀學長在眾人心中的評價。

    『看、是雲雀前輩。』

    『雖然很恐怖、但是果然很帥氣呢。』

    『就因為難以接近,所以感覺起來就更令人嚮往了呢。』

    『你看他身邊總是跟著那隻黃色的小鳥,真的好可愛喔,他對小動物一定很溫柔吧。』

    升上高中之後,大家對於雲雀的評價,尤其是女孩子看著雲雀的目光,也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大家只知道雲雀學長是絕對、恐怖的存在,從未有人敢在雲雀後面去評論他、甚至試圖去接近他,但現在,大家都開始注意到了,雲雀鮮少在人群面前嶄露的另一面。

    那個原本只有夜所知道的、雲雀學長的真實樣貌。

    但現在,大家全都注意到了。

    這點讓夜的心情不自覺感到低落。

    原以為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接近雲雀、也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但如今自己已不能再繼續待在他的身邊了,和大家的距離都是一樣的。

    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了嗎?」

    明明曾經彼此是如此接近、過去是那樣地靠近那個人,再回到他身邊的時候,明明還感受不到彼此的距離。

    原以為很近、但其實經過三年的分離,或許雲雀早就不需要自己待在他的身邊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拉長了。

    ||不、或許從一開始,他就從未需要過我,只是我自己厚著臉皮要求待在他的身邊,才能夠比別人更加接近他。

    一想到這裡,夜便感到更加沮喪。

    ||這三年的光陰,雲雀究竟是如何度過的呢?

    在這段時間中,是不是也有人取代了自己的位子呢?

    『妳是我的東西,永遠。』

    夜從未懷疑過那時雲雀對自己說過的話,也一直深信著、雲雀這些年來從未忘記過自己,就和自己是一樣的,但是

    「不能待在身邊,果然還是會感到不安呢

    望著如今對夜來說已經十分遙遠的風紀委員會,夜獨自呢喃著。

 

    × × ×

 

    不能待在雲雀的身邊的日子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漸漸地夜也開始習慣了,擁有只屬於自己的這段生活。

    「太棒了上崎,這次的模擬賽成績也很亮眼喔。」

    「哪裡、我還差得遠呢。」

    「我是說真的喔,上崎妳不只技術很好,人也很好相處,更重要的是變得比以前更加漂亮了,部內有許多人都偷偷注意著妳呢哈哈、雖然大部分都是新加入、並不知道妳『過往事蹟』的部員。」

    弓道部的前輩是這麼說的。

    ||所謂的過往事蹟指的大略就是中學時期的自己作為風紀委員會、成為雲雀身邊的助手,又老是跟在獄寺、阿綱他們這個奇特團體的身邊之類的、這樣的事情吧。

    「前輩、你別取笑我了,我很普通的。」

    「說真的,原本我還以為妳高中一樣會加入風紀委員會的,但沒想到妳」像是在回憶著中學時期的記憶,前輩雙手交叉著,邊說了:「畢竟,風紀委員長看起來非常在意妳的樣子啊。」

    「是這樣嗎?」

    看見夜一臉困惑的樣子,前輩並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拍拍夜的肩膀、要她別想太多,並期待她下一次的表現之後便離開了。

    看著前輩離去的背影,夜不禁陷入了沉思。

    從以前到現在,夜從未去細想過,自己在別人眼裡究竟是什麼樣子,還有和雲雀學長之間的關係,其他人是怎麼看待的。

    因為對剛來到這個世界、下定決心要做自己、一個不去在意他人目光的自己的夜來說,她真的從未注意過,但其實這些都重要,對此時的夜來說,最重要的是

    「現在的雲雀學長又是怎麼看待我的呢?」

    比起別人的看法,夜最在意的、還是雲雀真正的想法。

 

    然而夥伴們對於夜的煩惱,所抱持的看法似乎都不盡相同。

    「雲雀那傢伙的想法,不是非常簡單明瞭的不是嗎?」

    對於夜的煩惱,獄寺非常不以為意,或者該說,他對於這名少女一旦遇到與自己相關的事就會異常遲鈍這件事感到非常不耐煩。

    「倒是夜、妳又是怎麼想的呢?」

    獄寺直視著夜充滿迷惘的眼眸,非常簡單明瞭地將問題丟給了夜。

    「還是跟以前一樣、想追著那傢伙的後頭跑嗎?」

    而當獄寺看到夜在聽到問題的一瞬間,所露出的表情時,又露出了不悅的反應。

    「呿、那不就沒有問題了嗎?」

    這是獄寺特有的溫柔,他在為這名少女打氣,而少女也確實感受到了。

 

    「妳應該在更有自信一點喔。」

    溫柔的話語、溫柔的笑容,山本總是鼓勵著自己,他的開朗總是能激勵自己,夜總是從山本身上得到勇氣。

    「因為夜是很棒的女性喔。」

    他的眼神總是這麼的溫柔,溫柔到令夜感到心痛。

    「不知不覺間頭髮也已經這麼長了呢

    因為她明明

    「山本?」

    只有那片刻的一瞬間山本無意間所流露出來的苦澀,夜是知道的。

    「既溫柔、又強大,是非常美麗的女孩子喔,所以我

    知道、卻什麼也不能做。

    這點讓夜感到無比心疼。

    「加油吧,把妳的心情傳達給雲雀,他一定會明白的。」

    但山本一定也感受到了吧,所以才依然對夜露出笑容。

    為了不讓夜感到負擔。

   「謝謝你,山本。」

    而對於重要夥伴的心意,夜只能回以笑容。

 

    「男人總是那麼幼稚,總是不願意把最重要的話說出口呢。」

    比任何人還要成熟、美麗的碧洋淇,就連戀愛經驗上也是夜的老師,對於夜溢滿心中的煩惱,碧洋淇只是溫柔地笑著、輕輕擁抱著夜,彷彿要支持她一般,溫柔地對夜說了。

    「想要理解一個人的真正想法是非常困難的唷,但如果是因為戀愛,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不過

    看著直到現在依然用著愛戀眼神看著里包恩的她,她笑得非常的美麗,宛如帶刺的薔薇般、危險卻美麗地盛開著。

    「女人是可以為了愛犧牲一切喔。」

    對於夜的心意,碧洋淇會一直支持著她。

 

    「即使知道未來還是會一直待在身邊,小夜小姐還是會感到不安嗎?」

    和常常與自己一起喝茶的優尼,夜也難得像她吐了苦水。

    優尼依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對夜這麼說著:「那是因為我們都還活著喔。」

    在優尼的身後,不時還可以發覺γ躲在角落正守護著優尼的安全。

    「正因為活著,所以才會煩惱。」

    對於優尼的話,夜似乎可以理解,看著優尼現在一臉幸福的笑臉,夜也不禁為了優尼而感到高興。

    「如果是小夜小姐,一定能夠理解雲雀先生的心情的。」

    對於優尼的鼓勵,夜感到無比安心。

 

    大家說的都沒有錯。

    夜對自己的了解實在是太遲鈍了。

    此時的夜終於深刻地了解到這一點。

    「請、請妳跟我交往好嗎?」

    面對眼前同樣屬於弓道部的部員,再夜的練習結束後、收拾完器具之後,正打算回家時,突然被這名比自己高了一個頭,曾經因為練習賽而有過幾次短暫交流,此刻卻露出一臉豁出去的表情的少年的氣勢給嚇到了。

    「那個

    「我一直、一直都注意著上崎妳,一直都覺得妳很可愛

    眼前的少年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整張臉早已紅成一片、說起話來也結結巴巴的,但即使如此他還是很努力地向夜表明自己的心意。

    這讓夜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說出拒絕的話。

    「雖然我聽說過妳和風紀的雲雀曾經很接近,不過

    少年的眼中閃耀著下定決心的神采,於是他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一股作氣全都說了出來。

    即使那些話對現在的夜來說是無比傷人的話。

    「既然妳現在已經離開了風紀委員會了,就表示我還是有機會的,對吧!」

    包含夜最在意的心事,他全都說出來了。

    這些日子以來,夜心裡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他全都說出來了。

    那一瞬間,讓夜的心疼痛不已。

    ||原來大家是這樣想的。

    對於已經退出風紀委員會的自己、已經無法待在雲雀身邊的自己,對其他人來說,就等於自己已經跟雲雀恭彌這個人毫無關連了。

    這樣的想法讓夜感到痛徹心扉。

    「我

    這是夜最不願意聽到的、連自己都這麼覺得的,此刻大家眼裡的真相。

    面對低著頭、一句話都沒說出口的夜,少年誤以為夜是因為害羞所以低著頭、因為默認所以一句話都不說,因此感到非常開心,一時之間的興奮感,他竟主動伸手握住了夜冰冷的雙手,正當他還想對夜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黑影伴隨著冷漠的聲音,硬生生插入了夜與少年之間。

    已經到放學時間了,還留在學校裡、是想要被我咬殺嗎?」

    「咦、雲、雲雀!」

    一聽到雲雀的聲音,夜的眼神頓時就亮了起來,就像是大夢初醒般抬起頭,對上了雲雀那雙美麗深邃的鳶藍色眼眸。

    但此時那雙美麗的雙眸中正蘊含著濃濃的殺意。

    方才還握著夜的手的少年,一對上雲雀冰冷的視線,就好像是看到貓的老鼠般,立刻丟下了夜一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雲雀學長?」

    夜有些不敢置信地喊出了雲雀的名字,然而對方卻沒有絲毫回應,不知為何竟頭也不回地甩頭就走,令夜當下有些錯愕。

    「等、等等、雲雀學長、我!」

    「過來。」

    然而甩頭就走的那個人,就只對夜說了這麼兩個字。

    『過來。』

    就跟那個時候一樣,是那樣熟悉的話語,雖然只是簡短的兩個字,卻在一瞬間就能照亮夜原本心中所環繞的所有陰霾。

    於是夜、就這麼追了上去。

    沒有一絲迷惘。

 

    × × ×

 

    午後被夕陽的餘暉所照耀的校園,真的非常的美麗。

    而被橘黃色的光芒所壟罩的少女,不斷在身後追逐著自己、從未有過一絲迷惘的少女,卻比此刻的校園更加吸引著自己的目光。

    打從少女回到自己身邊,雲雀就一直感到很不快。

    心總是在躁動。

    無論咬殺多少草食動物、不論自己所深愛的這個學校有多麼合自己心意,卻都無法抑止浮動的心、不少控制狂亂地鼓動著。

    尤其是當少女用著那如草食動物般的笑容出現在自己身邊的時候。

    用著那從以前直到現在、都只屬於自己的美麗笑顏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雲雀便怎麼都無法平靜下來。

    「雲雀學長!」

    熟悉的接待室、即使升上了高中部,雲雀也還是把風紀委員會的接待室布置的和以前一樣。

    熟悉的場所、本應熟悉的少女,但此刻自己的心情,對雲雀恭彌來說卻是陌生的。

    「現在我非常火大喔。」

    怎麼都無法壓抑的饑渴慾望,正在雲雀的身體深處在熊熊燃燒著。

    「居然讓那樣的草食動物輕易觸碰妳的手,看來妳還是太天真了。」

    因為在夕陽下、閃閃發亮的少女是那麼地美麗動人。

    「我

    那閃爍著動人光彩的眼眸,此時此刻只映照著自己的身影。

    這讓雲雀的心更加悸動不已。

    於是雲雀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去觸摸夜那如絲絹般柔軟光滑的美麗長髮,看著少女因為自己的舉動而讓雙頰逐漸染上了美麗的緋紅,讓雲雀更加渴望、渴望著眼前這名眼中只有自己的少女。

    但即使在怎麼撫摸親吻、也無法停止雲雀逐漸膨脹的慾望。

    「妳真的了解、成為我的東西所代表的涵義嗎?」

    就在這近在咫尺的地方。

    雲雀只要一伸出手,隨時都能夠將少女咬殺,然而少女卻依舊選擇站在自己的面前、用那充滿著誘惑的眼神注視著自己。

    經過數年的分離,雲雀原以為她回到了自己身邊、恢復如同過去般原本的生活、不過是身邊又出現了一隻草食動物罷了、是在輕易不過的事情了。

    但當少女真的再次來到自己身邊的時候,雲雀卻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像往日般平靜地對待她了。

    那無法抑制的渴望,就彷彿慾望的火焰般、要將雲雀本身給燃燒殆盡。

    「聽副委員長說、妳還是想進入風紀委員會,對吧?」

    柔白勝雪、光滑美麗的肌膚、飽滿的粉色櫻唇、誘人性感的玉頸、豐滿渾圓的胸部、纖細如柳的腰圍、修長勻稱的美腿,最重要的、是那雙充滿對自己愛戀的眼眸,少女的一切,無一不是燃起雲雀慾望的火種。

    「這可是妳自己選擇的。」

    不給少女解釋的機會,雲雀就這麼將少女撲倒在接待室的沙發上,看著她的臉上先是驚訝、然後逐漸染上與夕陽同樣火紅的顏色時,雲雀的心再也無法抑制住對她的渴望,他輕輕拾起了少女柔軟的手,就這麼咬了下去。

    「唔!」

    少女因疼痛而不自覺地發出的叫聲,對此刻的雲雀來說是多麼地悅耳動聽,看著少女眼中泛著淚光,就讓雲雀感到更加興奮不已。

    「光是看到妳在那群草食動物身邊打轉,就讓我非常不愉快。」

    從手掌、手腕、手臂、直至肩頸,雲雀彷彿侵略者般,一步一步掠奪著少女的每一寸肌膚,讓少女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

    然而她越是呻吟、越是讓雲雀飢渴難耐。

    「既然還想要待在我的身邊,就表示妳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一顆、兩顆,不知不覺間夜的制服襯衫上的扣子已被雲雀一一解開,裸露出越來越多的雪白肌膚令夜又再次羞紅了臉,然而雲雀依然沒有停手,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地親吻著、啃咬著夜的肌膚,令夜的肌膚逐漸染上了美麗的潮紅。

    「一輩子被我束縛、再也無法從我身邊逃開。」

    然後他緊接著挑逗著夜早已通紅的耳朵,用著誘人的氣音在少女的耳邊這麼說著。

    而當雲雀打算更進一步掠奪眼前少女的身體之時,少女終於開口了,只見她紅著臉、語氣也略微顫抖,用著與平時不同的柔弱聲音回答了雲雀的問題。

    是的。」

    那對此時泛著淚光的雙眸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不知所措所產生的淚水,顫抖的身軀是因為太過緊張,對於這從未有過的感受而感到不安,對於這樣的雲雀,夜感到陌生、膽怯,但她卻沒有拒絕、拒絕眼前這個人逐步侵略著自己最私密的每個部位。

    「我能回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能夠再次待在雲雀學長的身邊,所以、不論會發生什麼事,不論你要對我做什麼,都請讓我待在你的身邊。」

    雲雀在少女的眼中看到了,與自己相同的、正熊熊燃燒的火焰。

    原來少女也如同自己一般,正渴求著自己。

    「妳啊

    對於這樣的少女,雲雀笑了。

    沒想到明明只是個草食動物,卻跟自己一樣、對自己有著相同的慾望。

    「果然、真是有趣極了。」

    這一次,雲雀溫柔地親吻了少女的額頭。

    那是一個溫柔地、寵溺似地愛憐之吻。

    「那麼、就如妳所願吧。」

 

    當夕陽最終落入了地平線之下,少女和雲雀卻仍舊沒有離開學校。

    那一日,是雲雀第一次違反了他最鍾愛的校規,在超過的時間依然留在學校。

    那一晚,雲雀像是要宣洩那積藏已久的炙熱感情般,緊緊擁抱著少女、一次又一次、掠奪少女的所有,將之占為己有。

    這一次,決不會再讓她逃離自己的身邊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緋夜下的舞風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