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新刊試閱**

**霧雨飄散之森 同人小說 須賀x詩織**

**8/13首發**

邁向未來的約束須賀x詩織

  今天是和詩織約好一起出遊的日子。

  在約定的前一天,詩織不斷地提醒著須賀約定好的時間、地點、和許多要注意的事情,因為這是須賀這些年來第一次離開阿座河村,詩織難免放不下心。

  在須賀記憶中,最後一次離開村子,是父親還健在的時候,偶然一次在父親同意後和父親一起出村採購物資,之後過沒多久父親就因為碰上山崩而過世,也因為子狩鬼的關係,須賀這些年來一直都守著森林、守著阿座河村、守著和詩織之間的約定。

  而如今,子狩鬼和那群被子狩鬼捉走而犧牲的幼小靈魂們都已經不在森林裡、回到自己應該去的地方了,所以須賀也沒有必要再留在村子裡了。

  但在村子裡長大、至今一直生活在村子裡,即使不受村民的喜愛、甚至有些村民對於他的存在視為眼中釘,但須賀對於這從小長大的村子、對於有著他與詩織寶貴回憶的這個地方,依舊感到留戀,所以也不覺得繼續留在這裡有什麼不好,不過...

  『我想帶須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雖然我也很喜歡阿座河村,但正因為如此,我覺得須賀也應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詩織這麼說了。

  雖然須賀覺得沒有必要,但看著詩織那麼期待的表情,須賀還是答應了。

  ----只要詩織會感到高興,就好了。

  於是,到了約定的日子,在詩織不斷地叮囑要如何買票、坐哪一班列車、到了之後要在哪個出口會合之下,須賀一路上還算順利,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因為是第一次,所以他難免會感到生疏緊張,不過須賀原本就是個不會把表情顯露在臉上的人,因此在外人看來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反應。

  好不容易終於順利抵達了和詩織約定好要會合的地點,須賀才發現自己比預期的時間要提早到了,於是他便默默站在約好的地方,靜靜等待詩織的到來。

  城市真的很不一樣。

  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車站大廳,無論何時人潮都沒有減少的跡象,明明是假日,可是每個人的腳步都彷彿被什麼在追趕般,急得像在逃命,比起本就面臨人口流失的阿座河村,這裡根本就可以說是人滿為患。

  而且這裡的人,每個人的服裝打扮都讓須賀覺得非常新奇,雖然最初當詩織再次出現在須賀面前時,須賀也覺得她打扮得很漂亮,但如今看來,和城市裡的年親人比起來,詩織的打扮已經算是樸素的了。

  現在站在這裡的自己,一件乾淨的鐵灰色襯衫、平整沒有破洞的黑色長褲,以及自己並不常穿的夾克,就已經是他所擁有的最好的衣服了。

  然而就這麼站在大城市的人群裡,須賀卻顯得十分突兀,身邊的人無一不是穿著五顏六色、各式名牌服飾包包的時尚年輕人,相較於自己,更加凸顯出自己的土氣。

  這樣的落差不禁讓須賀感到莫名的坐立難安,甚至會產生一種被人用輕蔑的眼光注視的錯覺,讓他的心騷動不已。

  就在這時...

  「須賀!」

  熟悉的呼喊喚回了他動搖的心思,順著聲音的方向,他所思念的人就這麼出現在他的眼前,只見詩織從不遠處急急忙忙地朝著自己跑了過來,那匆忙的模樣不禁讓須賀想到以前小時候,他們相約要一起去玩時,詩織時常詩織時常匆匆趕到相約的地點。

  氣喘呼呼地出現在自己眼前,然後會像這樣露出燦爛的微笑,說:

  「 『嘿嘿、我沒有遲到唷。』 」

  就如同小時候,總是像一陣風般,一下子就出現在自己身旁、對自己露出讓人安心的笑顏。

  看著因為跑步而雙頰通紅、額頭正微微冒著汗的詩織,須賀不禁露出了淡淡的薇笑,並將自己的手帕拿給她。

  「擦擦汗吧。」

  ----幸好昨天有先把手帕洗乾淨。

  須賀十分慶幸自己有事先想到。

  而詩織似乎對於自己拿出手帕的動作感到些許的驚訝,只見她稍微愣了一下、然後才將手帕接過,用著非常可愛的笑容(須賀自己認為)跟自己說了聲謝謝。

  「那麼,我們走吧。」

  在詩織終於恢復了呼吸、重新打起了精神之後,她便很自然地牽起了須賀的手,朝著某個方向前進。

  這時須賀才忽然想到,雖然以前常常兩個人一起玩,但在村子外見面可是第一次,尤其是在這樣陌生的環境,須賀只能跟著詩織的步伐,開始探索這個城市、開始他今日的冒險。

 

  今天的詩織真的非常可愛。

  須賀今天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產生了這樣的想法,詩織原本就長得很可愛(須賀的眼中),而今天的她穿著輕飄飄的連衣裙,頭髮也用了和平常不同風格的髮帶妝飾,仔細一看的話臉上似乎還畫上了淡淡的妝,搭被著緞帶風格的包包,更加凸顯了詩織的可愛(須賀的眼中)。

  和這樣可愛的詩織相處,光是和她視線交會,都會讓須賀感到害羞,更何況被她這麼手牽手拉著跑,更是讓他的心悸動不已,而有些不知所措。

  但即使如此,須賀還是很開心,能像這樣和詩織在一起。

  事隔多年,那時在師織的父母親帶著她離開村子的時候,須賀就做好了覺悟,原以為從此再也見不到彼此了,但如今能像這樣在一起,須賀覺得非常高興。

  跟著詩織一起在城市裡來回穿梭,看著她拉著自己到處跑的身影,須賀覺得很開心。

  「對了,雖然時間還早,不過先來吃午飯好了。」

  詩織這麼說,於是她帶著須賀來到了一個占地寬廣的公園。

  「我做了便當喔。」

  這個位於都市正中央的大型公園,雖然有著漂亮的草地、綠意盎然的小樹林、甚至還有精細優美的噴泉造景,是個適合郊遊好地方。

  ----沒想到城市裡也有這樣的地方。

  他們倆人在公園的一角找到了鋪上事先準備的塑膠墊來坐下來。

   「之前在村子裡打擾的時候,那個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還讓你照顧我、為我做飯、甚至一直處處保護著我,所以為了感謝你,今天我特地一大早起來做便當唷。」

  詩織一邊興高采烈的說著,一邊將手提袋內一個個便當盒取出來,等她將所有便當盒打開、一一放在塑膠布上時,幾乎快占滿了大半的空間。

  看著各式各樣新奇可愛的料理,不禁讓須賀原本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了驚訝的表情。

  裏著金黃色外皮的鮮嫩炸雞塊、煎得外皮酥脆的培根包蘆筍、軟嫩金黃的煎蛋捲、各種口味的飯糰、還有許許多多須賀講不出的菜色讓他部禁有些眼花撩亂,而陣陣傳來的各種食物香氣,讓須賀的肚子很捧場地開始唱起歌。

 

  「怎麼樣,好吃嗎?」

  看著須賀一口接著一口的吃著自己做的菜,臉上還不時露出又是驚訝、又是開心的表情,讓詩織感到非常開心,在資料館留宿的那個時候曾經吃過須賀做的飯,或許是因為一個人生活、也或許是從小就和父親相依為命的關係,須賀做的料理總是非常簡單的單一料理(不過詩織總覺得帶著一股黑炭味),也因此那時詩織便暗自下定決心,總有一天要親自做些好吃的讓須賀品嘗,如今終於實現了,也讓詩織非常開心。

  「嗯,好吃。」

  在子狩鬼消失之後,須賀原本失去的聲音也終於恢復了,不過或許是因為太久沒也說話、也可能是個性使然,至今須賀還是很少講話,即使問她什麼,也總是以簡單的單字回答,但就算沒有任何用華麗字彙包裝的讚美,只要能看到須賀開心的表情,詩織遍覺得心滿意足了。

  因為須賀是個不會說謊的人,所以只要能看到他露出這要的表情,詩織對於他的心意便了然放心,不需要話語、便能明白他的心思。

  須賀是個很單純的人,一起長大的詩織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這名不擅言詞、但卻又比任何都要溫柔的善良青年的一切。

  在自己什麼都不記得的期間,他總是保護著自己、處處為自己設想,甚至給了自己他所做的夜光石平安符,就是怕什麼都不記得的自己會以身涉險(雖然最後自己還是冒險了),明明只要說出來就好了,但須賀卻依舊自己藏著秘密,因為他不願對自己說謊、所以一直都保持著沉默,想必如果當時淨化失敗的話,即使要再次變成獨自一人、即使要再次奪走自己的技一、即使他會感到痛苦,他還是會這麼做的。

  因為須賀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為了自己而不顧一切的他,讓人放不下心。

  所以詩織不能放下他不管。

  想自須賀也是抱持著同樣的心情一路走到今天的吧。

  所以今天詩織才會約他到成是一起度過一天。

  因為為了自己而一直待在村子的須賀,一定從未見過村子外面的世界吧。

  就算未來須賀想要繼續待村子裡也無仿,詩織會尊重須賀的決定,但詩織希望、在他見識過外面的世界之後,擁有了選擇、再做決定。

  看著眼前仍依舊繼續認真吃著便當的須賀,師織按自下定決心。

 

 

  在吃完便當之後,詩織又帶著須賀在城市內穿梭。

  城市和阿座河村真的很不一樣,而且什麼都有,即使沒有群山森林、卻依然可以看到生長在不同地區的動植物;即使留在日本、仍舊可以再城市的各個街坊遇見式界各地的人;即使是多麼神奇荒誕的事物、只要用心都可以在這裡的某個角落找到,這樣的新發現讓須賀今天不知道驚訝了多少次,每個事物都讓須賀感到非常新奇,但也讓他感受到一股不安的情緒瀰漫在心中。

  城市真的非常繁榮,有好多東西都是須賀不曾看過的,無論是先進的電子設備、高科技的家用產品、流行的服飾、可愛的是品、還是打人們房路的部掉,都是阿座河村裡看不到、找不著的,而詩織卻對這些事物習以為常。

  「我陪你一起挑衣服吧。」

  琳瑯滿目的朝牌服裝,都是須賀沒有看過、更別說穿過了。

  「也可以帶你去我經常去的美容院改變一下造型喔。」

  用髮膠抓造型什麼的更是沒有,須賀的頭髮一向是請村子裡的婆婆幫忙剪的。

  「或者下次回村子的時候我也可以幫你剪頭髮唷。」

  這時須賀才注意到,詩織的頭髮顏色也跟以前不一樣了,過去如同黑夜般墨黑的長髮如今已經變成看似柔軟的淡褐色了。

  「換個造型、心情也會不一樣喔。」

  原本就充滿自信的詩織,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

  「沒問題的,因為須賀本來就很帥喔,只是大家都沒有注意到而已。」

  原本和自己一同在村子裡長大的詩織,在經歷了這些年的分離之後,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而再次相遇之後、這段時間的相處讓須賀更加體會了,她已經是個貨真價實的都市女孩了。

  她不再像以前一樣喜歡戶外活動更勝於靜態遊戲、不再拉著自己完打仗遊戲、不會再到處和其他野孩子打架,她變的文靜、而多了女孩子的行為舉止,她不再穿著短褲襯衫到處跑,她開始打變得像個時尚女孩,她讀了許多書、也擁有貨真價實的學歷、學習了許多新事物,和依舊停留在原地的自己不同,這些年詩織成長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變得更加成熟、出色,而遙遠。

  曾幾何時,詩織已經距離自己好遠好遠了。

  「須賀,你看這個!」

  看著眼前拿著精美可愛的小首飾、並朝著自己燦笑的女孩,須賀覺得心裡多了一絲酸澀。

  在城市裡,就連這麼一個小小的市集地攤上所販賣的飾品,都遠比自己鑽研了數年、所做出的夜光石護符要來的精緻美麗。

  而如今子狩鬼已經消失了,夜光石自然也成了普通的石頭,除了會發出淡淡美麗的藍色光芒之外,就沒有任何特色了。

  就連想當作村子裡的特產,都顯得太過粗糙。

  ----這些填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呢?

  越是發覺這些自己從未發現的新事物,越是明白自己的不足,與詩織之間的落差,曾幾何時已經相差這麼多了。

  「須賀,你覺得哪個好?」

  那個時侯,當詩織恢復記憶、並且笑著對自己說『你真的實現了那時候說過的話,做出了美麗的飾品』這樣的話時,自己真的好開心,但如今、須賀卻對自己的膚淺感到無地自容。

  詩織的笑容是真的、她的祝福也是真的,她是真的為自己感到高興,但是卻依然無法掩蓋事實,掩蓋這個『自己只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的事實。

  「須賀,那家可麗餅專賣店非常有名喔,我去買,你在這裡等一下喔。」

  當詩織留下自己、一個人朝著可麗餅店離去時,看著她的背影,須賀突然覺得心裡有些莫名的慌亂。

  當她不在生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個城市裡時,讓須賀感到恐懼。

  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的自己,站在這裡、本身就是非常礙眼的存在。

  『喂喂、你看那個男生...

  自己是異類。

  『怎麼穿成這樣,不知道是哪來的土包子,嘻嘻。』

  是不屬於這個先進城市的異類。

  就如同阿座河村一樣,是跟不上時代、將要被淘汰掉的時代老舊物。

  『嘻嘻...

  彷彿聽到了、刺耳的嘲笑聲。

  『你是不被需要的。』

  彷彿聽到了,這些年一直不斷被提醒、不斷重複的惡毒話語。

  『消失吧。』

  彷彿聽到了、要將人拉入地獄般的惡魔呢喃。

  『你根本不適合這裡。』

  惡意的話語,從來沒有間斷過。

  『你根本不配待在這裡。』

  否定自己的眼神,一直以來都在傷害著自己。

  『你根本就不應該離開村子、來到這裡。』

  孤獨一人的自己,也許早就注定了必須消失。

  『你應該跟子狩鬼、跟那個逐漸衰敗的村子一樣,永遠留在那個荒涼之地、直到消失。』

  讓人絕望的、惡魔之語,依舊提醒著自己,『你是不被需要的存在』。

  ----你根本就不應該待在她身邊的。

 

  「須賀?」

  好不容易終於買到了雜誌上推薦的可麗餅,因為不知道須賀喜歡什麼,因此詩織特地買了最受歡迎的巧克力和草莓口味,打算跟他一塊分享,政當她興高采烈的想要回到須賀生邊時,卻發現原本應該在那裡等她的人並不再那裡。

  「須賀、你在哪裡?」

  詩織慌亂地看了看四周,但哪裡都找不著她所熟悉的身影。

  「須賀!」

  不論哪裡都是人潮,但不管走到哪裡詩織都找不到須賀的影子。

  「須賀!」

  須賀不見了。

  詩織最重要的人不見了。

  「須賀!」

  ----為什麼呢?

  ----為什麼要一聲不響的離開呢?

  站在偌大的城市街道,詩織第一次在這熟悉的土地上,感到無所適從。

 

 

  不知不覺,須賀走到了一個陌生的小公園。

  雖然是在城市裡,但注重綠化的城市中還是建照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園,須賀並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不過她還是選擇了在這裡稍做休息。

  ----詩織應該已經發現自己不見了吧?

  就這樣一聲不響的消失,讓須賀的心充滿了愧疚,須賀並不想造成詩知的困擾、也不希望讓她感到難過,他也明白自己這樣什麼也不說就離開一定會讓她擔心,但她依舊這麼做了。

  『你看那個女生,真的超可愛的耶。』

  因為他無法繼續若無其事地待在這裡。

  『呵、可是它旁邊的男生,哼哼...

  因為待在那樣讓他難以呼吸。

  就如同這座公園,即使設計的充滿巧思、綠意盎然,但環繞在四周的高樓大廈宛如水泥叢林般,讓這座公園顯得突兀、而不合時宜。

  就和自己一樣。

  這麼土氣、毫無專長的自己,不適合待在詩織的身邊。

  因為詩織是如此重要。

  因為對須賀來說,師隻比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要重要,所以他決不允許有任何人事物、傷害她、沾汙她、使她為難。

  ----即使那個人是自己也一樣。

  自從來到這座城市後,須賀了解了許多事情,他了解到這個世界有多麼寬闊,還有虛須多多未知的事物可以學習、認識、接觸,也知道了自己的世界有多麼狹隘、無趣,離開村子後的詩織一直都是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所以她的世界一定也遠比自己遼闊、豐富。

  所以他不能待在她身邊。

  所以他不應該待在她身邊。

  毫無長進的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的自己,沒有資格待在詩織的身邊。

  如果想要留在詩織的身邊、與她並肩而行,自己就必須有所改變....

  ----可是現在的自己做得道嗎?

  ----一直生活在村子裡的自己,真的有辦法改變嗎?

  須賀沒有把握。

  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即使知道自己想選擇的道路是什麼,但仍舊被不安的心絆住腳步,而無法毅然前進。

  ----這不就跟當時的自己是一樣的嗎?

  跟那時失去了相依為命的父親、失去了自己的歸處,而變成獨自一人的自己,因而逃到那個霧雨的森林裡的那時候是一樣的。

  ----原來到頭來自己還是沒改變。

  本以為自己變堅強了、本以為自己已經能獨當一面保護詩織了,可到頭來,自己還是被詩織所保護著。

  最後淨化了子狩鬼的人也是詩織,如果不是詩織決定幫助那個小孩幽靈,或許現在他們早已分隔兩地、再也見不到面了。

  一直以來都是詩織在補護自己。

  至今都不曾改變過。

  自己依舊是詩織的負擔。

  ----這樣的自己沒有資格繼續和詩織在一起...

  「小詩...

  正當須賀感到絕望、而無法動彈時,宛如救贖般的聲音,呼喊了自己的名子。

  「須賀!」

 

  ----總是為彼此著想,是因為青梅竹馬的關係嗎?

  就如同須賀一直處處為詩織著想,詩織也同樣一直為須賀感到擔心,明明彼此都十分重視對方,但想法總是擦身而過。

  「...

  好不容易終於見到了彼此,可是一但面對面,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才把聲音取回來,須賀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因此陷入了沉默,而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詩織,也同樣不說話只是喘著氣、試圖平復自己的呼吸。

  但她的眼神,卻訴說著一切。

  在他的眼中,透露出了須賀從未見過的哀傷。

  「小詩...

  還是讓她難過了。

  結果不管自己怎麼做,都還是傷害到她了。

 

  須賀看起來很悲傷。

  就跟小時候一樣。

  因為他個性比較內向、不擅長說話,不像其他男生喜歡戶外跑來跑去,又從小就沒有媽媽,因此時常被村子裡的其他小孩瞧不起、甚至欺負,那個時候的須賀,總是低著頭,對自己沒有自信,臉上的表情也總是表現的自卑、陰暗。

  但詩織知道他事一個好孩子。

  會組動幫忙做家事、也常常幫忙爸爸工作,雖然做得不太好,但詩織知道她是個認真的好孩子。

  為什麼這樣的他不能夠得到幸福呢?

  為什麼大家都要對他如此殘酷呢?

  須賀明明是個善良溫柔的好人,為什麼大家都不願意肯定他呢?

  詩織無法接受這樣的事。

  他認為須賀比任何人都有資格追求自己的幸福。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夠幸福。

  但這樣的期盼是造成了須賀的壓力了呢?

  「須賀...

  ----自己不能待在她的身邊嗎?

  「須賀討厭這裡嗎?」

  ----自己的出現讓須賀帶來負擔了嗎?

  「須賀已經...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嗎?」

  正當詩織說道有些哽咽時,原本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須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自己面前,只見他輕輕握起了詩織的雙手,將她的手握在掌心,那雙粗糙的大手非常溫暖,這是一直以來都守護自己的手,光是感受到那溫度,詩織便不自覺地低下了幾滴淚。

  「須賀,我的心情一直都沒有變喔。」

  詩織靜靜地感受著須賀的溫柔,她知道、須賀是在為她著想,但自己又和嘗不是呢?

  「想要和你永遠再一起的這分心情,是真的唷。」

  她希望不只是須賀保護自己,她也希望能夠成為給予須賀勇氣的存在,讓他有勇氣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以前,我總是被身邊的朋友取笑,說我都已經上大學了,可是卻連一個男朋友都沒交過、甚至連戀愛的經驗也沒有,讓我有些焦慮,但就算這樣,我還是一直都不曾跟任何人交往,我想,那一定是因為...

  成為能夠給予須賀勇氣、幫助須賀成長、前進的重要存在。

  「即使失去了記憶、就算非隔兩地、不管須賀是什麼樣子,須賀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人的關係。」

  因為她最喜歡須賀了。

  「那麼須賀?」

  所以這一次,該由詩織來守護須賀。

  「須賀是怎麼想的呢?」

  她想要留再須賀身邊,成為他的支柱。

  為此,她必須知道須賀的回答。

  「我...

  而須賀,從來不曾讓他失望。

  「『我會一輩子、都保護小詩的。』」

  「嗯!」

  終於,兩人又再一次相視而笑了。

  「須賀還是一樣這麼愛哭呢。」

  「...小詩不也是。」

  「呵,說的也是。」

 

  直到太陽西落,兩人終於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因為怕須賀找不到路,因此詩織陪著她回到了最初相約碰面的車站。

  「一個人沒問題嗎?」

  「嗯。」

  他們互相看著彼此,似乎還不願意告別,因此兩人在車站大廳僵持了許久,直到電車即將到站的廣播響起,須賀才終於開口:「...小詩」

  詩織看著他,等待著他即將說出的話。

  「我會繼續往我堅持的道路前進了,所以...

  須賀就這麼看著詩織,她的眼神非常專注,讓詩織只能聽著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妳可以不用顧慮我,盡情去做妳想做的事情也沒關係。」

  「須賀...

  「這一次,我會努力追上你的腳步,所以妳不用等我沒關係。」

  須賀的眼神不再迷網,他就這麼看著詩織,而詩織聽完了他的話之後,露出開心的笑容,因為須賀總算找到了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也願意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而再他所選擇的道路上,有自己的存在,這令詩織更家感到開心。

  「那我們約好了喔。」

  「嗯。」

  以後,還是能夠待在彼此身邊。

  兩人之間的約定,還會繼續延伸,直至未來。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緋夜下的舞風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