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7770929-1689840659  

*青黃 / 悲戀 / 劇透有

 

 

    一直都在追逐你的背影,打從第一次見到你的那個瞬間。

    一瞬間生成的心情。

    是那樣的無奈。

    心,似乎都要為此隱隱作痛。

    但,我不後悔。

    從來不曾後悔過。

   

    刺眼的陽光在頭頂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身旁的柏油路似乎也在散發著熱氣,陣陣熱氣扭曲了視線,讓路上的行人不自覺加快了腳步,只想早點脫離這炎熱的大馬路。

 

    汗水不斷滴落,悄悄地滑過臉龐,就連身上的衣衫都快被汗水給浸濕,但即使如此,黃瀨的嘴角依舊保持著完美的弧度,面對鏡頭,他展現出自信的笑容,充滿魅力的眼眸散發出誘人的吸引力,修長的四肢隨意擺出各種姿勢,隨之而來的是耀眼的閃光燈,以及來自少女的熱烈尖叫聲。

 

    「好,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工作終於告一段落,黃瀨隨意坐在某顆大樹下的涼椅上,拿下因為汗水而黏膩暫肌膚上的圍巾,即使是黃瀨也不禁感到有些疲憊,如此嚴熱的天氣,雖然只是拍攝雜誌上的照片,但不符季節的服裝依舊讓人難以忍耐。

 

    這次的外景選在都內一座非常有人氣的大型公園,綠意盎然的自然景觀,翠綠的草皮、茂密的樹林、每天都有專人維持清潔的大型池塘,裡頭甚至還有充滿活力的魚兒在游泳,充滿生命力的公園,充滿人氣的場所,是個非常美麗的地方。

 

    從不遠處傳來了充滿活力的吆喝聲,拍打球的聲音、球落地反彈的聲音、眾人奔跑的腳步聲,又是不同的美景。

 

    「或許我真的該休息一陣子

 

    不知道為什麼黃瀨感到異常疲憊,不只是身體、心亦然。

 

    「好想打籃球

 

    看著湛藍到透明的天空,黃瀨不禁說出了這樣的話,腦海中竟不自覺地想到某個人的身影。

 

    與這樣清澈耀眼的藍截然不同,如同黑夜般深邃沉重的深藍身影,即使是現在,也依舊徘徊在內心深處,從來都不曾消失過。

 

    「…」

 

    心中竟不自覺感覺到一絲苦澀。

 

    這樣的心情讓黃瀨秀氣美麗的臉蛋上微微皺起了眉頭,但即使如此依舊不影響他帥氣的程度,即使是現在,黃瀨依舊能感受到,圍繞在攝影區的四周,那些蠢蠢欲動的氣息。

 

    「好帥啊,黃瀨君。」

 

    「真的跟雜誌上一樣,超迷人的!」

 

    「好想跟他要簽名吶!」

 

    充滿慾望的意念、那些少女們的話語句句充滿著仰慕與迷戀的感情。

 

    是那麼的直接、坦率、而充滿感情的少女們。

 

    每每看著這些仰慕自己的女孩們,黃瀨覺得她們真的非常可愛,所以總是努力回應著這每一顆如花朵般綻放的少女心,但是…

 

    「真是令人羨慕啊…」

 

    最近,黃瀨突然感到有些疲憊了。

 

    面對這些可愛的影迷,自己卻漸漸無法以自然的笑容去對待她們了。

 

    --為什麼呢?

 

    「黃瀨,攝影要開始了。」

 

    在喝完最後一口飲料後,黃瀨起身離開了休息區,準備開始剩下的工作,而手中的空瓶子則頭也不回的隨意往後一丟,就這麼不偏不倚地掉入了垃圾桶之中。

 

 

    ×××

 

 

    「和誠凜打練習賽?」

 

    一邊和海常的學長做著平常例行的練習,黃瀨一邊露出了些許驚訝的表情。

 

    回想起腦海中雜亂的記憶,黃瀨想起來似乎有自己認識的人就讀誠凜高中。

 

    --我記得小黑子就是讀誠凜的。

 

    自從國中畢業後,黃瀨進入了之前球探所介紹的學校就讀,加入了海常的籃球隊之後,黃瀨依舊兼顧著他模特兒的工作,一邊定期參與著對上的練習活動,比起過去國中的情況,黃瀨的出席率顯得要高許多,並不是因為高中的球隊比較有趣,單純只是因為海常的學長比較嚴格,而黃瀨不想被罵罷了。

 

    --早就忘了當初為什麼會想要打籃球了。

 

    拍打著手中的籃球,黃瀨一邊看了看四周、思考著要如何應對,一邊若無其事的想著。

 

    當初是因為國中時期籃球的天賦以及球場上優異的表現而被邀請入校的,所以黃瀨才會在升上高中後繼續打籃球。

 

    即使籃球在他心目中早已不具備任何價值了。

 

    自己的生活卻依舊離不開籃球。

 

    --為什麼呢?

 

    「這樣啊…」

 

    運球的手停下來了。

 

    最後一刻投出關鍵性的一球,在象徵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的瞬間,黃瀨依舊維持住自己應有的實力與戰績,然後瀟灑地撥弄著自己的頭髮,並又引來了觀看的女同學們興奮的尖叫聲。

 

    黃瀨對著觀眾席上的少女們燦爛一笑,但那雙閃爍的金色眼眸卻絲毫沒有笑意。

 

    「那麼…」

 

    在教練宣布今天的練習結束後,黃瀨一邊換回自己的制服、一邊思考著。

 

    --先去會一會好久不見的小黑子吧。

 

    於是,他邁開了步伐。

 

 

 

    自從國中畢業以後,黃瀨就不曾再見到大家了。

 

    那群一起被稱做奇蹟世代的夥伴們。

 

    --夥伴。

 

    想到這黃瀨不禁露出了些許的苦笑。

 

    他們不過是為了取得勝利而被聚在一起的球員罷了。

 

    在那個弱肉強食的帝光籃球隊,在這支勝者為王的球隊,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身邊的人比下去的情況下,似乎沒有人是真正視彼此為夥伴的,嘴裡吐出的話語虛偽的、臉上所露出的笑容是醜陋的,沒有一個人是被同伴相信的。

 

    這就是帝光籃球隊。

 

    即使是被稱為奇蹟世代的他們,也無法逃離這樣的狀況。

 

    --應該是這樣才對。

 

    即使到了最後、即使是被稱為最強的他們,也無法逃離這樣的命運。

 

    應該是這樣才對。

 

    --可是…

 

 

 

    在這個櫻花盛開的季節裡,在種滿了櫻花樹的人行道上,黃瀨抱持著像是郊遊般的好心情,一邊欣賞著這個季節特有的美景、一邊朝著自己的目標前去,在換了幾班公車之後,不久,黃瀨終於看見了寫著碩大標題『誠凜』字樣的圍牆。

 

    他、來到了誠凜高中。

 

 

    ×××

 

 

    原本,真的只是來看看小黑子罷了。

 

    --但是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那樣的話呢?

 

    那個時候,在穿過了陌生的校園,途中問了這所學校內的學生籃球隊所使用的體育館位置,身穿著不同學校的制服,黃瀨顯得格外突兀,加上原本就高挑的身型、帥氣的臉蛋,所以也遇到了不少想找他簽名或是拍照的女同學,因此,花了一段不少的時間,黃瀨才終於來到了體育館。

 

    當他看見小黑子、和他在誠凜籃球隊裡的新隊友相處的時候,黃瀨突然感到內心瞬間產生了動搖。

 

 

    「小黑子,要不要再一起打籃球?」

 

    笑著,在黃瀨瞬間結束了與誠凜中的某人之間的『招呼』後,他又再次轉身面對黑子然後說了,黃瀨知道,此時的自己所露出的,是和當年一模一樣的笑容。

 

    但是心情,卻早已不如以往。

 

    「我是真心尊敬小黑子你的,待在這種隊伍裡太浪費了,你說是吧?」

 

    說著,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說。

 

    「所以,來我們學校吧。」

 

    黃瀨說著這些話的同時,眼神卻不自覺地看向了黑子身邊那名高大的少年,那名剛才血氣方剛向自己挑戰的少年。

 

    那是一名有著強烈存在感的少年,一頭如火焰般熾紅的紅髮,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神,健壯的身材,以及絕對的存在感,看起來是名相當粗暴的少年。

 

    然而,不需要任何人說明,黃瀨打從第一眼看到兩人互動的同時,便知道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他是他的光。

 

    這個名為『火神大我』的高大少年,是黑子所選擇的光。

 

    「…我已經答應了火神君,要一起打倒你們『奇蹟世代』。」

 

    如同光與影般,任何人都無法介入的特別關係。

 

    一瞬間發現這個事實的黃瀨,不知為何感到一股不快的感覺在心底油然而生。

 

    --為什麼呢?

 

    或許只是想發洩心裡這股不舒服的感覺吧。

 

    所以即使知道對方是故意的,但黃瀨還是接受了來自火神的挑釁。

 

    「那麼,我會期待你們的到來的。」

 

    或許只是想知道,為何身為『影』的黑子會選擇這名少年成為自己的『光』吧。

 

 

 

    雖然黃瀨的邀約被黑子在完全沒有考慮的情況下斷然拒絕,但黃瀨只是笑笑,似乎並不以為意,或者該說依舊是一副迎刃有餘的樣子。

 

    「呵,不好意思,我會認真擊潰你的,然後…」

 

    --我會讓小黑子看清楚我們之間的差距。

 

    他笑著,俊俏的臉龐上勾勒出充滿自信的邪魅笑容,然後在臨走前,他刻意經過火神的身邊,有意無意地說了:「我要把小黑子搶過來,我會讓小黑子知道,我比你更適合當他的『光』。」

 

    「哼…」

 

    而對於黃瀨的挑釁,火神反而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你想做什麼都不關我的事,但我絕對會打敗你,打敗『奇蹟世代』的!」

 

    對於火神所下的戰書,黃瀨並沒有回頭。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轉眼間和黑子學校舉辦練習賽的日子終於到了,在豪華新穎的體育館內,黃瀨穿上了自己最喜歡的籃球鞋以及吸汗透氣的球衣,正奔馳在球場上,做著適當的熱身,看似興奮地等帶著小黑子他們的到來。

 

    但是,此實在運球、並且面露笑容的他,心裡卻在想著其他的事。

 

    --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我會讓小黑子知道,我比你更適合當他的光。』

 

    手中的球就這麼流暢地投進了籃框之中,絲毫不會因為心裡的其他雜念而有所差錯,絕對的球感天賦,黃瀨身為奇蹟世代並不是浪得虛名。

 

    --光…

 

    擁有絕對實力的人,才有資格當小黑子的光。

 

    『光越強、影子越深,所以黑子跟…才會是最強大的組合。』

 

    以前似乎曾經有人這麼說過。

 

    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時間差不多了呢。」停下了比其他人都要來的激烈的熱身活動,黃瀨看了看掛在體育館上方的巨大時鐘,他說了:「小黑子他們應該差不多到了吧?」

 

    走向體育館的大門,刺眼的陽光就這麼照亮了黃瀨眼前的一切,讓他不禁瞇起了眼。

 

    「那麼,去迎接小黑子好了。」

 

    於是,他露出了微笑、朝著校門口跑去。

 

 

   ×××

 

 

    不久後,誠凜的隊員在黃瀨的帶領下來到了體育館,原本以為終於可以跟小黑子好好打一場,但事情總是不盡人意,在教練的總總決定下,本來以為無望的比賽,在火神一記灌籃、破壞了半場專用的籃框後,才終於能夠和小黑子比賽了。

 

   可是…

 

   原本以為迎刃有餘的比賽,卻完全出乎了黃瀨、以及海常其他成員預期,黑子和火神的組合完全逆轉了誠凜原本的劣勢,不論黃瀨在怎麼給予火神打擊,他依舊充滿了高昂的氣勢,洋溢在臉上的笑容讓他原本看似兇惡的臉有了一絲宛若大男孩般的神情,對於籃球的喜愛,在他身上表露無遺。

 

   他是真的非常享受這場比賽。

 

   「黃瀨,雖然你真的很強,但是…」

 

   即使處於劣勢,眼神中依舊充滿了幹勁與希望。

 

   「只要我和火神兩個人同心協力,就能跟你一戰。」

 

   火神和小黑子的合作,雖然還稱不上完美,卻總在危機中讓隊伍化險為夷,是隊伍中非常重要的存在。

 

   而在那樣的火神身邊的黑子,竟露出了率真表情,那樣的他和黃瀨記憶中的他看起來竟是那樣地不同,此時在他極少露出喜怒哀樂的臉上正洋溢著對籃球的熱情以及對勝利的執著,那不是黃瀨所知道的黑子,不是和自己一同獲得國中聯賽三連勝、一起離開帝光時的黑子。

 

   但卻又熟悉相似。

 

   「…小黑子你變了。」

 

   那樣的黑子,就和黃瀨第一次加入帝光藍球隊,第一次和黑子一起在球場上比賽,所認識的黑子一模一樣。

 

   即使其他人看不出來,甚至對於他的存在都難以察覺,但黃瀨看得出來,黑子除了想贏之外,和火神一樣,他也正享受著這場比賽。

 

   即使和自己敵對也一樣。

 

   看著火神不管自己給與他多大的打擊,只要一轉身,他依舊隨時都會出現在自己的身後,不論把距離拉得多開,他都能馬上追上來。

 

   令人顫慄的爆發力。

 

   面對這樣的火神還有黑子,不知為何黃瀨一瞬間感到有些膽怯。

 

   --我居然…會感到膽怯?

 

   但是…

 

   「我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即使是小黑子也不例外。」

 

   --似曾相似的場景。

 

   明明眼前是和小黑子敵對,明明比賽還在激烈持續著,但是黃瀨卻覺得心思不知飛到了何處,彷彿回到了從前,回到了他還有黑子、跟大家還在帝光的時候。

 

   那個時候,球隊的大家、身為一軍的大家,還在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共同的勝利而努力的時候。

 

   「唔…」

 

   黃瀨覺得自己在這個瞬間差點就要失去理性了。

 

   --不對。

 

   總覺得心裡異常的火大。

 

   --不應該是這樣才對。

 

   一瞬間,黃瀨又再次從火神手中搶回的球的主控權,並再次為隊伍奪下分數。

 

   --我絕對不會認同的!

 

   看著身後擦著汗的火神和黑子,黃瀨覺得自己已經被憤怒侵蝕了身心,完全無法冷靜下來。

 

   他決定,即使用盡全身力氣,他依定要擊潰黑子和火神。

 

   他絕對不會承認。

 

   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在那一瞬間所看到的畫面。

 

   那個瞬間||

 

   黃瀨彷彿看到了,最初的『光』和『影』,又再次出現在眼前,與他們兩人的影子重疊了。

 

 

 

   ×××

 

 

 

   『小黑子和…默契還是好得沒話說呢。』

 

   那個時候的他們,好耀眼、好耀眼。

 

   明明是完全相反的存在,為什麼會覺得他們倆在一起彷彿是理所當然的呢?

 

   如同黑夜般的那個人、如同黎明般的黑子,是渴求、是依靠、是兩人之間互相吸引的存在。

 

   『因為黑子是影子啊。』

 

   沒有人能夠介入他們之間。

 

   『影子是光芒越強、影子越深啊,他們默契之所以會最好,或許是因為他是我們之中最閃耀的吧。』

 

   『哈哈,或許是吧。』

 

   即使是自己也一樣。

 

 

 

   在一陣非常激烈的拉鋸戰之後,最後兩隊以非常驚險的差距結束了這場比賽。

 

   耳邊彷彿還迴盪著象徵比賽結束的鈴聲,溢滿眼眶的溫熱液體讓黃瀨眼前的世界變成了朦朧一片,即使不去看比數牌,黃瀨也知道,自己輸了,輸給了黑子與火神,輸給了光和影,也再次輸給了回憶。

 

   在那之後,海常的大家全都被教練狠狠地訓了一頓,但也確實地做了檢討與改進方案,即使是那樣默默無名的學校,大家都認同了誠凜的實力,而黃瀨也是如此,但是…

 

   在好不容易結束了今天的練習後,黃瀨換回了校服、背著書包沉重地離開了學校,這是他第一次嚐到失敗的滋味,從他開始打籃球起,這是他第一次輸球。

 

   雖然隊長也為了他這樣的想法而狠狠訓了他一頓,但黃瀨卻依舊覺得心裡彷彿有一塊沉重得石頭壓著,而有些喘不過氣。

 

   --是因為第一次輸球的關係嗎?

 

   黃瀨對於這種陌生的情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就在他想著要找誰聊一聊此刻的心情時,熟悉的身影突然映入了他的眼簾。

 

   他正好看到了誠凜一行人走進了一間牛排館。

 

 

 

   就這樣抱持著陌生的心情,黃瀨選擇在店門外等待,看著久久未被開啟的大們,他默默地等待著黑子的出現。

 

   而不久後,黑子終於出來了,而正巧只有他一個人。

 

   「小黑子,可以跟你稍微聊一下嗎?」

 

   一看到小黑子,黃瀨立刻露出了微笑說了,那是一個和他平時相同的美麗笑顏。

 

   但心情,卻不同以往。

 

 

 

   就這樣,黃瀨帶著小黑子來到了附近的公園,因為知道黑子的個性,所以黃瀨便率先起了頭,他用玩笑的方式說著自己被小黑子拒絕後感到很傷心、與綠間的再次相遇、小黑為何在國中聯賽後就從球隊消失了,他們談論著這些話題,當然有些被小黑直接忽視、也有些被小黑草草帶過,但最重要的、也是黃瀨真正想問的,卻是…

 

   「小黑子為什麼會選擇火神呢?」

 

   黃瀨看著小黑子那雙冷漠的眼睛,不知為何在小黑子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對於火神執著、熱愛籃球的態度深深吸引、在他身上看見的可能性、覺得跟他在一起他可以找到自己所尋找的答案後,卻露出了笑容說出了那樣的話語。

 

   「我還是搞不懂小黑子你呢,但是如果小黑子看中火神的原因是因為火神的態度,那總有一天,你們一定會分道揚鑣的。」

 

   如此輕蔑的笑靨浮現在黃瀨姣好帥氣的臉龐,他不懂自己為何會說出那樣的話,但是他停不下來,心裡所想的、眼睛所看到的、以及心裡逐漸發酵膨脹的這份心情,促使他繼續說出這樣的話來。

 

   「唉,小黑子為什麼會選擇他呢…」

 

   --明明當初最後選擇放棄的人,明明就是小黑子啊,為什麼升上高中後,不但選擇這種默默無名的新學校、而且又再次成為了其他人的影子呢?

 

   雖然臉上是掛著笑容的,但是黃瀨的心早已波濤洶湧了。

 

   --為什麼又再次選擇了其他人呢?

 

   「…黃瀨,你是無法成為我的光。」

 

   終於,在聽完黃瀨所說的話之後,黑子終於開口了,他那雙清澈無雜質的湛藍眼眸就這麼毫無掩飾地看著黃瀨,然後說了。

 

   一聽到這樣的話,黃瀨的臉色馬上就變了,於是他像是失去理性般對著黑子大吼:「你、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火神嗎!」

 

   背對夕陽的黑子,看起來是那樣的耀眼,湛藍的眼眸彷彿能看透人心,說著這樣的話的黑子,他的話深深打擊著黃瀨,彷彿一瞬間挖開了他心底深處最不想讓人觸碰的地方,使他失控。

 

   他並不想對黑子這般粗暴、也不想像現在這樣被情緒牽著走,但是自己的心卻完全不受控制,此時黃瀨終於知道了,現在充滿他心中的,不是憤怒,而是苦澀。

 

   「不是。」而對於黃來突如其來的失控,黑子的眼中依舊沒有任何的動搖,他繼續說:「黃瀨你很強,但是…」

 

   說到這裡,黑子並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只是平靜地看著黃瀨,而後者原本緊握拳頭的手也漸漸鬆開了,他低下頭,此時的他,並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黃瀨,我不知道你想確認什麼,但是…」而黑子看著黃瀨,突然間,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不捨,以及愧疚,他說:「你想尋找的東西並不在我這裡。」

 

   --為什麼呢?

 

   看見黑子露出了那樣的表情,卻讓黃瀨感到一股沒由來的心痛感。

 

   小黑子是知道的。

 

   他早就看穿了。

 

   那份藏在黃瀨自己心底深處的、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心情。

 

   為什麼會說出那種話、為什麼要對黑子發這麼大的脾氣、為什麼會對火神產生這類似競爭比較的心情,小黑子全都看穿了。

 

   同時,他也提醒著黃瀨,要看清自己真正的想法。

 

   「真是的…小黑子還是一樣敏銳啊…」

 

   終於,黃瀨像是放棄了偽裝般露出了無奈的苦澀笑容,他說:「但是他…火神他的確潛藏無限的可能性與才能,總有一天他也會和『奇蹟世代』一樣,成為超越隊伍的存在,到那個時候,他還會像現在這樣嗎?」

 

   黃瀨他像是看著小黑子、卻又好像在看著遠方般,他說,那雙美麗的琥珀色眼眸正在蕩漾,照映著夕陽的餘暉,是那樣的美麗動人。

 

   而黑子看著這樣的黃瀨,他說了:

 

   「你…還是依舊追隨著『那個人』的背影嗎?」

 

   就在黃瀨因為黑子的話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時,一道火紅的身影突然間闖入了黃瀨的眼前。

 

   「黑子,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啊!」

 

 

 

   因為火神突如其來的闖入使得黃瀨和黑子的對話就此中斷,加上隔壁球場上突如其來的事件,黑子的亂入使得他和火神兩人同時發出了驚呼聲,雖然本來是不想多管閒事的,但是看在小黑子的份上,兩人便難得意見相同地跑去幫助黑子。

 

   球場上,這是黃瀨與黑子久違的合作、以及和火神的第一次組隊,這樣的組合對黃瀨來說非常新奇,卻又十分有趣。

 

   和火神的配對黃瀨並不討厭,他也十分認同黑子說的話,並也漸漸對於黑子想要在火神身上所尋找的答案開始產生了期待。

 

   --如果是他,或許真的能找到不同的答案吧。

 

   不久後,在三人的強大組合下,他們輕鬆地打敗了那群來找碴青年,事後火神非常不滿地斥責了黑子,他與小黑子之間的對話又不禁讓黃瀨露出了微笑。

 

   --既視感消失了呢。

 

   看著小黑子與火神鬥嘴的模樣,黃瀨不禁為黑子感到高興。

 

   --他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呢。

 

   如果是他,這一次一定可以給小黑子帶來幸福吧。

 

 

 

   「最後,能再和小黑子一起打籃球真是太好了。」

 

   臨走前,黃瀨這麼說了。

 

   原本壓在心頭上的抑鬱感消失了。

 

   『你…還是依舊追隨著『那個人』的背影嗎?』

 

   雖然讓小黑子說破自己的心事還是讓黃瀨感到有些難堪,但卻也讓黃瀨再次正視自己真正的想法。

 

   「追隨…嗎?」

 

   看著就快要落入地平線的夕陽,黃瀨不禁喃喃說道,同時,他也再次下定了決心。

 

 

 

   ×××

 

 

 

   在那之後,黃瀨比以前更加認真地練球,也開始減少自己手邊模特兒的工作,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專注於籃球上。

 

   --想要變得更強。

 

   這樣的想法不知不覺間再次在黃瀨心中成長茁壯。

 

   彷彿又回到了一開始打籃球的時候的那種心情。

 

   這樣的想法如果被其他的學長聽到一定會被狠狠修理一頓吧,但黃瀨是真的這麼想的。

 

   --無時無刻,都好想打籃球啊。

 

   這樣的黃瀨,在打籃球時,露出了比任何人都要燦爛的美麗笑容。

 

 

 

   「集訓?」

 

   在這天傍晚,當海常的隊員們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一天的練習,而正準備要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時,隊長笠松突然對大家宣佈這突如其來的行程。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第一學期就這麼結束了,等到明天休業式結束之後,黃瀨升上高中後的第一個暑假就開始了。

 

   雖然目前還沒有在暑假特別安排計畫,但就這樣突然被宣判暑假的練習期程,大家不免感到有些不滿,但身為海常籃球隊的一員,大家多少都有所自覺,所以並沒有任何人發出抱怨的聲音。

 

   笠松銳利的視線快速掃過所有人的臉,在確定了大家都已經將注意力轉向自己後,他才終於繼續說:「等暑假開始之後,會有一個禮拜的時間要參加集訓,關於時間跟地點到時會再發通知,在此之前大家先好好讓自己的身心休息,接下來的訓練你們就好好給我咬緊牙關吧。」

 

   「集訓嗎?」

 

   聽笠松說著暑假的訓練安排,黃瀨開始盤算著該如何跟經紀人告知這件事,想必經紀人一定又會露出崩潰的表情吧,原本也只是因為好玩才會成為讀者模特兒的,但因為黃瀨意外地超人氣,使得他的工作邀約也比其他人要來的多,甚至還特例派了經紀人給他,雖然公司的人一直希望黃瀨能專心在模特兒工作上,但對於黃瀨來說,那只是臨時的打工,所以也不想讓自己的時間花太多在工作上。

 

   --暑假嗎?

 

   當黃瀨正想著暑假的行程時,心思又不知不覺間神遊了起來,就在這時…

 

   「黃瀨,你在發呆個什麼勁啊!」

 

   接下來,又如往常般,黃瀨被學長們狠狠地教訓了一番。

 

 

 

   陽光耀眼得令人睜不開眼睛,即使有微風吹過,室外的溫度也依舊炙熱難耐,即使沒做任何多餘的動作,身上仍然不停地冒著汗。

 

   外頭的炎熱天氣,訴說著夏日的到來,暑假的來臨對於學生來說無疑是福音,但對球隊的球員們而言,卻是踏入地獄的開始。

 

   「好熱啊…」在經歷了一個下午的訓練,黃瀨不禁要出聲哀嚎,雖然說集訓地點選在海邊固然令人開心,但是一想到海灘上有許多人正愉快地在玩耍游泳,而球員們卻在艷陽下做著辛苦的基礎訓練,就實在令人開心不起來啊。

 

   「別抱怨了,今天還只是第一天而已呢。」

 

   雖然學長這麼說,但是看到他臉上疲憊的表情卻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幸好這間旅館還滿高級的,而且還有溫泉可以泡,對皮膚也很好喔。」

 

   黃瀨說著,語氣也在不知不覺間逐漸充滿了活力,雖然經歷了這麼嚴厲的訓練,卻依舊保留了體力,雖然本人並沒有察覺,但當年在帝光時的扎實訓練在黃瀨的身體上表露無遺。

 

   就在這一來一往沒什麼建設性的對話中,黃瀨難得悠閒地泡了澡,雖然除此之外的時間,黃瀨還是老樣子,依舊被旅館中的女性客人們所圍繞,還因此被學長們挖苦一番,但對黃瀨來說,處理這樣的狀況他早已習慣,身為模特兒的他,隨時隨地都能保持專業的笑容,與女性之間的相處,他也能輕鬆處理。

 

   「咦,這不是小黃嗎?」

 

   就在黃瀨好不容易打發了最後一批粉絲之後,他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了熟悉的呼喚。

 

   「小桃?」

 

   一回過頭,熟悉的粉紅色長髮就這麼映入眼簾,而同時,同樣是黃瀨所熟悉的身影也一起倒映在黃瀨的瞳孔之中。

 

   「小…青?」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好久不見了,小黃。」

 

   這名親暱叫著黃瀨的美麗少女名叫『桃井五月』,是過去黃瀨在帝光國中籃球隊的經理,同時也是另一名奇蹟世代的青梅竹馬。

 

   「你們也是來集訓的嗎?」

 

   少女一看到黃瀨,不禁露出了久別重逢的開心表情,而相對於少女高昂的情緒,少女身邊的另一個人對於這樣的巧遇,反而露出了一臉不耐煩的表情,什麼話也不說,就這麼逕自往前走,與黃瀨如陌生人般擦身而過。

 

   「阿大,等等啊!」

 

   一見到自己的青梅竹馬是這樣的反應,桃井只好對黃瀨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不好意思小黃,阿大因為早上一大早就被挖起來所以心情很不好,那個…」

 

   桃井話還沒說完,一發現青梅竹馬已經消失在走廊上了,她只好馬上慌慌張張地追上去,留下了還處於恍惚狀態的黃瀨。

 

   「真的是…」

 

   看著早已消失在走廊盡頭的身影,黃瀨不自覺感到動搖。

 

   剛才桃井所追逐的那個人,正是曾經同為『奇蹟世代』、同時也是『奇蹟世代』王牌的男人||青峰大輝。

 

   『你…還是依舊追隨著『那個人』的背影嗎?』

 

   不知道為什麼,黃瀨突然想起了那個時候小黑子說過的話。

 

   「哈哈…老天真是愛捉弄人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瀨就這樣站立在原地,乾笑著,久久不能離去,而被過長的瀏海所遮掩的臉龐下,竟浮現著淡淡的潮紅。

 

 

 

 

    ×××

 

 

 

    『你太天真了,黃瀨。』

 

    熟悉的笑聲迴盪在耳邊,那青澀的天真笑顏彷彿還歷歷在目,在黃瀨的記憶深處永遠都無法抹去的重要回憶。

 

    『可惡,再來、再來一次!』

 

    那時的自己,毫無心機、也並無二心,只是專注地想要打球、想變得更強。

 

    『不過,你才剛開始打球沒有多久,已經很不錯了。』

 

    想要…追上他的腳步。

 

    這個想法,即使是現在,也從未改變過。

 

 

 

    雖然前一晚因為青峰突如其來的出現讓黃瀨一時間亂了心緒,黃瀨也因此難得沒有睡好,但也經過了一個晚上的冷靜,黃瀨才好不容易恢復了平靜。

 

    只是…

 

    「我說,黃瀨…」

 

    「怎麼了,前輩?」

 

    「你今天很失常喔。」

 

    「我才沒有呢,是前輩你想太多了。」

 

    今天一整天的練習,黃瀨幾乎無法專心在籃球上,雖然住在同一間旅館,平時白天的練習,海常跟桐皇幾乎沒有碰面的機會,但即使如此,只要一想到和青峰一起待在同一個場所,還是讓黃瀨有些坐立難安。

 

    這樣的日子令黃瀨覺得好難熬,明明就想要專心下來好好打籃球,可是只要一想到或許會在某個地方遇見青峰,就讓他的心慌亂不已。

 

    也因此黃瀨接下來的日子,不斷在挨罵中度過。

 

 

 

    「唉,真的是超淒慘的啦。」

 

    好不容易,黃瀨終於捱到了集訓的最後一天,經歷了這幾天的魔鬼訓練以及挨罵,黃賴一臉疲憊地攤在飯店房間的涼椅上,似乎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笨蛋,誰叫你這幾天都在恍神。」

 

    「前輩…」

 

    面對黃瀨,海常的前輩們對於黃瀨依舊毫不留情地吐槽,當然黃瀨也只有自甘委屈的份了。

 

    「不過呢…」

 

    突然間,黃瀨坐起身來看了看窗外,從他們住的那間客房可以清楚看到離旅館的不遠處,前往神社的路途上,開始有著五彩繽紛的霓虹在閃爍,隨著夕陽逐漸落入地平線下,燈光也就越來越明顯了。

 

    「沒想到教練會在最後一天放我們假呢。」

 

    在結束了長達一個禮拜的集訓,在最後一天教練讓所有球員放一個晚上的假,也因此黃瀨他們也可以參加這個鎮上難得的夏日祭典。

 

    「前輩們要一起去嗎?」

 

    「嘛,去看看也不錯。」

 

    於是,黃瀨他們決定先休息,等到了晚上在一塊去逛逛。

 

 

 

    「明明說好要一起去逛祭典的…」

 

    此時的黃瀨正站在神社的鳥居前,一臉沮喪地喃喃自語。

 

    原本黃瀨跟海常的前輩們約好要在外面集合在一起去逛的,可是約好的時間都已經過了半個鐘頭了,卻遲遲沒有半個人出現。

 

    都已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了,依舊沒有半個人赴約,看了看手機上所顯示的時間,黃瀨又無奈地嘆了口氣,最後,他只好一個走進了神社裡。

 

    看了看四週,全都是臉上掛滿了笑容的人群,有和朋友相伴的、也有是情侶一起來的,在這樣熱鬧的氣氛下,黃瀨突然感到有些悲哀。

 

    --雖然說也不是說一定要找人一起逛祭典,但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這也太悲慘了吧!

 

    這麼想著的時候,黃瀨也開始考慮現在是否該回頭。

 

    --回旅館去睡個覺休息也比現在這種情況好啊。

 

    正當黃瀨這麼想時,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突然被一群身穿亮麗色彩浴衣的女孩子包圍了。

 

    「那個…請問你是那個模特兒黃瀨君嗎?」

 

    --糟了!

 

    當黃瀨回過神時,身邊早已圍繞著一大群女孩子了。

 

    --明明是想要休息一下的。

 

    可是碰上這種情況,即使想要隨便應付一下,都必須花上不少時間,正當黃瀨對自己的境遇在心裡偷偷嘆著氣時,突如其來、從身後傳來的呼叫聲,打破了原本的僵局。

 

    「什麼嘛,這不是黃瀨嘛。」

 

    光是聽到聲音,黃瀨就可以知道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人是誰了。

 

    「小、小青!」

 

 

 

    吵雜的人聲、擁擠的人潮、熱鬧的氣氛,明明是如此開心的地方,但黃瀨此時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真是的,五月那個傢伙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站在黃瀨身旁的人,現在正皺著眉頭,一邊抱怨、一邊煩躁地抓著頭。

 

    他雖然不停地抱怨,但黃瀨知道,青峰的眼神不停地在人群中搜索著,雖然老是對桃井愛理不理、也總是對她的關心視若無睹,但是身為青梅竹馬,青峰果然還是無法丟下桃井不管。

 

    「那個…」

 

    對於這樣的青峰,黃瀨無奈地笑了笑,或許他本人並沒有察覺,但是他特有的溫柔舉動,黃瀨全都看在眼裡。

 

    正當黃瀨想說些什麼時,青峰突然踏出了步伐逕自往前走了,這樣的舉動讓黃瀨當場傻眼,一時間也忘了要跟上去。

 

    「算了,我自己去買肉來吃好了。」

 

    就在青峰這麼說著的時候,同時他也回過頭,看著黃瀨,用像是『要自己跟上啊』的表情對黃瀨說了:「要一起來嗎?」

 

    於是,黃瀨想都沒想,就這麼直接跟上了青峰的腳步。

 

 

 

    「可惡,人超多的,真的是麻煩死了。」

 

    一路上,黃瀨跟著青峰去了好幾個攤位,雖然早就知道青峰的食量很大,但是每經過一攤就開始大吃特吃,即使早就知道青峰是這個樣子,黃瀨還是不禁感到汗顏。

 

    但就在黃瀨一瞬間恍神的同時,青峰的身影就逐漸消失在人群之中。

 

    「等等、小、小青!」

 

    過多的人潮幾乎都要把兩人給沖散了,就在黃瀨就快要看不見青峰的背影時,黃瀨突然感覺到有隻強而有力的手拉住了自己。

 

    「!?」

 

    「真是的,你們這些人怎麼都不會好好跟在我後頭,別老是走丟嘛。」

 

    或許是因為發現了身後的人沒有好好跟上自己,所以青峰又回過頭伸手抓住了黃瀨的手,好讓他不會遠離自己。

 

    「我…」藉由相握的手,黃瀨可以感覺到青峰握住自己的力道,那股拉著自己向前的力量,讓黃瀨不禁也回應了那隻手的力道。

 

    「謝謝…」

 

    黃瀨這麼說著,他用瀏海悄悄地掩飾著此時自己的表情,藉由滾燙的臉可以判斷出,現在的黃瀨,想必臉很紅吧。

 

    「哼呵。」

 

    而青峰不知道是否有察覺到黃瀨現在的反應,他只是一如往常般的露出了桀傲不遜的笑顏,然後又繼續前進。

 

    一路上,他並沒有放開方才拉住黃瀨的手,只是一昧地往前進,絲毫不理被默默牽著走的黃瀨。

 

    --啊啊…

 

    心跳得好快,心臟彷彿都要衝破胸口了。

 

    看著前方青峰的背影,黃瀨覺得有些頭暈目眩,腦袋脹脹的,好像已經無法思考了。

 

    他的笑容、他的溫度、他的背影、他的一切,他所有的一切,黃瀨都深深感受著、沉浸著、並且也享受著,青峰的一切。

 

    --已經好久沒有和青峰單獨相處了。

 

    雖然四周全都是人,但黃瀨的眼中卻好像只容得下青峰一個人的身影,身邊的一切彷彿全都靜止了,黃瀨聽不到、也感受不到周圍的人群。

 

    『黃瀨!』

 

    彷彿又回到了從前。

 

    回到了和大家在一起時的帝光。

 

    --好想一直待在他的身邊。

 

    「真是的…」

 

    對於有這樣想法的自己,黃瀨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但也有些小高興,希望這份心情,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即使是青峰也一樣。

 

 

 

    不知道逛了多久,最後兩人來到神社旁的坡地上坐下來休息。

 

    青峰繼續吃著手上堆積如山的食物,而黃瀨只是呆呆坐在一旁,明明平常都可以想到無數的話題,現在黃瀨卻好像舌頭打結般,完全說不出話來。

 

    不久後,青峰終於吃完了手中的食物,兩人又再次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之中,像要打破這樣的窘境,最後,黃瀨終於開口了,他說:「我說小青,全國聯賽的決賽就快到了吧。」

 

    「到時候說不定我們會在球場上再見面喔。」

 

    黃瀨尷尬地笑著,原本只是為了尋找話題,但是一開口,黃瀨自己也愣住了。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開起這個話題。

 

    「啊啊…」

 

    然而青峰的反應卻異常冷漠。

 

    冰冷的眼神立刻出現在青峰的臉上,他像是在聽著自己毫無興趣的事情般,並露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怎麼樣都無所謂吧。」

 

    「咦?」

 

    一聽到青峰的回答,黃瀨一時之間有些吃驚,只見青峰又繼續說了:「比賽什麼的,無聊死了。」

 

    輕蔑的表情、像是在嘲笑那群在球場上奔馳、努力的人們。

 

    「反正只要隨便打打,贏得勝利就行了吧。」

 

    黃瀨不禁有些傻眼,雖然早就隱約察覺青峰從國中畢業前就對比賽感到無聊,但沒想到一直以來最喜歡籃球的青峰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你是說認真的嗎?」不知道為什麼,黃瀨突然覺得有些激動。

 

    這個人真的是他所認識的青峰嗎?

 

    「小青!」

 

    「吵死了,反正不管跟誰比賽都無所謂,因為…」或許是不想在跟黃瀨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了,只見青峰突然站起身來,冷冷地丟下了一句話,然後轉身離開。

 

    「能夠打敗我的,只有我自己。」

 

    那個曾經一心一意熱愛打籃球、比任何人都要認真練習,那個帶領著自己、深深吸引著自己來打籃球的那個籃球笨蛋,真的是眼前這個對於籃球輕蔑不已,出言不馴的人嗎?

 

 

 

    看著青峰的背影,黃瀨突然想起了那個時候,還在帝光的那個時候,有一次曾經和綠間討論過的話題。

 

    『最近的小青太強了,我想他一定覺得打籃球超級有趣吧!』

 

    『我想正好相反。』

 

    『咦?』

 

    『因為比任何人都要熱愛籃球,所以…』

 

    那個時候,和小綠之間的談話黃瀨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單純的覺得小綠想太多了。

 

    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夠變強,也為此一直都努力練習著,一切都為了能更精進球技、比其他人更強,所以他不懂,怎麼可能會有人因為太強、強到找不到對手而覺得籃球感到無趣。

 

    現在想想,都要為那時候的自己感到羞恥不已。

 

    或許是自己從未去認真想過那個時候的青峰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面臨那樣的感受。

 

 

 

    「我會…打敗你的。」

 

    對青峰離去的背影,黃瀨突然大聲呼喊著。

 

    「到時候,我一定會打敗你的,在全國聯賽上!」

 

    握緊了拳頭,黃瀨對自己發誓,這一次,一定要贏。

 

    只要能夠和青峰站在同一個高度,這一次,一定就能成體會他的感受、成為他的支柱吧。

 

 

    ×××

 

 

 

    一直以來無聊的校園生活,還算不錯的長相、運動也不錯、功課也還可以,稱得上是完美的人生,卻讓黃瀨覺得非常無趣。

 

 

    一直以來身邊的各種聲音在黃瀨的耳中聽起來就好像風的聲音,無法傳達至黃瀨的心中,無法進入黃瀨的世界,如同黑白般無趣的世界。

 

 

    但是…

 

 

    『啊,抱歉!』

 

 

    那個時候,天外飛來的一球,或許用命運來解釋會比較貼切。

 

 

    『你不是有名的模特兒黃瀨嗎?』

 

 

    如果不是因為青峰的球不小心打到自己的頭,或許自己可能會走上不同的路吧。

 

 

    就是在那時,因為好奇,黃瀨第一次來到了帝光的籃球隊,並且看到了青峰打球的模樣。

 

 

    即使是現在,依舊無法忘懷,那時候看到的青峰,是那樣的耀眼、強大,而無法忽視。

 

 

    『好厲害,好快的速度、還有動作!』

 

 

    一瞬間,黃瀨的世界開始有了聲音,許許多多不同的聲音出現在黃瀨的世界裡,黃瀨開始對於眼前的世界產生了好奇與興趣。

 

 

    『我終於找到了,超厲害的傢伙!』

 

 

    黃瀨的世界,因為他而染上了色彩,也因為他,黃瀨的視野變得比以前更加寬廣。

 

 

    『我想要跟這個人一起打籃球,然後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終於來到了這一天。

 

 

    最後一次見到青峰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

 

 

    應該是在集訓之後吧,黃瀨暗自想著,那一天,也就是夏日慶典的最後,黃瀨曾經和青峰這麼說過:『我會…打敗你的。』

 

 

    那並不是說說而已。

 

 

    『到時候,我一定會打敗你的,在全國聯賽上!』

 

 

    在那之後,黃賴開始比先前更加認真練習,就連工作,也幾乎推掉不少,想要變的更強,這樣的想法,推動著黃瀨不斷努力,一切都是為了能跟青峰一較高下。

 

 

    最後,終於來到了這一天。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接近了,黃瀨的心臟便更加激烈地鼓動著,身體在顫慄,卻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太過於興奮了。

 

 

    走在通往球場的通道上,黃瀨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過去的記憶如電影般快速閃過黃瀨的腦海,關於帝光、關於籃球、還有關於青峰的一切。

 

 

    通道的盡頭是刺眼的燈光,在出口的另一頭,出現光芒另一頭的,是今天比賽的另一隊,看著在那群人之中突兀的漆黑身影,黃瀨不禁露出了笑顏。

 

 

    那是一個充滿了野性與慾望的微笑。

 

 

    「不是總有一天了,而是現在!」

 

 

    當哨聲響起時,球場上的所有人瞬間繃起了神經,所有人都將專注力全都集中在場上唯一的一顆球上,比賽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下開始了。

 

 

 

 

 

    一面倒的比賽。

 

 

    看著球場上穿著相同隊服的同伴氣喘吁吁、滿身是汗的樣子,黃瀨卻沒有餘力去注意每個人的狀態。

 

 

    光是要守住眼前的人就幾乎讓黃瀨耗盡體力,更何況他現在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可惡!』

 

 

    即使在這樣急促且緊張的比賽中,回憶的聲音還是不斷地迴響在耳邊,提醒著黃瀨,和眼前的人之間,無法割捨的羈絆。

 

 

    『小青,再來一次!』

 

 

    即使雙腳早就已經無力奔馳在球場上了,黃瀨自己還是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向青峰挑戰著。

 

 

    『好強,小青真的好強!我覺得好不甘心,可是…』雖然不甘心,雖然倒在地板上喘氣,但黃瀨依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著籃球、看著籃框、看著青峰。

 

 

    『真的,好開心啊!』

 

 

 

 

 

    一次又一次地守住青峰的攻勢,所以人屏氣凝神地看著宛如變成黃瀨與青峰的一對一比賽,雖然青峰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大意,但是還是對黃瀨眼神中所燃燒的熱情與意志所震驚,因而不小心露出了微微吃驚的表情。

 

 

    「呵,想想以前誰老是跟你挑戰一對一啊。」看著青峰的表情,雖然吃力但黃瀨還是盡全力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心跳得很快。

 

 

    不只是因為自己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話,更是因為這個人此時此刻就近在眼前。

 

 

    就在伸手就可以觸碰到的地方。

 

 

    --我就是因為崇拜這個人,所以才開始打籃球的。

 

 

    追逐著、奔跑著,即使一次又一次地失敗,黃瀨還是不放棄追逐著青峰的背影。

 

 

    --一次又一次體認到他的強勁,所以我對他產生了憧憬。

 

 

    但是,只是這樣還是不夠。

 

 

    --如果我一直崇拜他,我就沒辦法超越他。

 

 

    看著青峰的每一個動作,黃瀨不斷地思索、記憶、累積、最後模仿。

 

 

    --我不會再崇拜你了,再也不會。

 

 

    「你說過,能贏過你的人只有你自己,對吧。」

 

 

    一瞬間,黃瀨用超乎眾人想像的動作成功突破了青峰的防守,所有人都愣住了,黃瀨終於成功搶奪了一球。

 

 

    「那麼如果對上『自己』,那又會如何?」

 

 

    想要追上他,絕對不只是隨口說說。

 

 

    『模仿』已經完成了,這代表著黃瀨終於追上了青峰的腳步。

 

 

    所以這一次,就算拼上自己所有的一切,黃瀨也要追上他、並且超越他,讓他認同自己的存在,並且…

 

 

    這一次,他要青峰正視自己的存在。

 

 

 

 

 

    比賽結束了。

 

 

    青峰離開了。

 

 

    最後他還是連一句話都沒和黃瀨說。

 

 

    因為他說了,『贏家能和輸家說的話,根本沒有。』

 

 

    他輸了,在這最後的最後,他還是敗給了青峰的強大。

 

 

    「都是因為你做了不像自己風格的事才會失敗。」

 

 

    因為依靠夥伴,所以才會輸。

 

 

    直到最後,黃瀨還是沒能留住青峰。

 

 

    而這一次,黃瀨連青峰的背影也看不清了,因為這時,他的視線早已被溢滿的淚水所覆蓋,無盡的悔恨與不甘充斥著他身體裡的每個細胞,就連發出一丁點聲音也辦不到。

 

 

    他依舊輸給了青峰、輸在他絕對的實力之下。

 

 

    就連挽留的機會也沒有。

 

 

    這一次,他又再次失去了他。

 

 

 

 

    ×××

 

 

 

 

    在那之後,黃瀨就再也沒有見過青峰了。

 

 

    可是他也開始漸漸減少到球隊練習的次數。

 

 

    工作又再次充滿了他的行事曆,為此他的經紀人最近臉上總是堆滿了笑容。

 

 

    『黃瀨絕對是為了從事這一行而存在的。』

 

 

    經紀人總是喜歡說出這樣的話。

 

 

    --沒錯。

 

 

    --這才是最適合我的事情。

 

 

    他笑著,接受經紀人一次又一次的洗腦。

 

 

    --已經、對籃球感到厭煩了啊。

 

 

    這麼想的同時,黃瀨的腦海裡卻不自覺地浮現出某人的身影。

 

 

    --抱歉了,小黑子。

 

 

    已經無法在堅持下去了。

 

 

    即使好不容易在和黑子重逢之後又再次找回了對籃球的熱情,但是這次面對青峰所感受到的挫敗感,但讓他像是跌落谷底般,再也振作不起來了。

 

 

 

 

 

    不久後,全國高中聯賽結束了。

 

 

    雖然海常進軍了前八強,但是黃瀨卻不像之前一樣那麼認真參與練習了。

 

 

    「你在搞什麼啊,黃瀨!」

 

 

    對於黃瀨突如其來的轉變,球隊的前輩們都對於他現在老是翹到練習、即使責罵他也是愛理不理的模樣,感到生氣卻又無可奈何。

 

 

    隨著全國高中聯賽結束之後,各個學校的籃球隊都馬上開始為了冬季杯而開始努力練習,只為了一雪前恥,當然黃瀨的前輩們也是如此,但黃瀨卻從與桐皇一戰之後完全失去了鬥志。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怎麼了。

 

 

    也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所有人都對他的行為感到無法理解,即使生氣,也只能放任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呢?

 

 

 

 

 

    放學後,黃瀨一個人走在前往模特兒公司的路上,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很想一個人靜一靜,於是他拒絕了經紀人的接送,而自己一個人前往公司。

 

 

    不想要坐電車人擠人、也不想花錢叫計程車,不想跟任何人接觸、也不想身處於人群之中,就只是想要自己一個人,所以雖然要花不少時間,但是黃瀨還是選擇一個人步行到公司。

 

 

    火紅的夕陽將街道也同樣染的豔紅,走在靠近河邊的堤防上,看著因為夕陽西下而逐漸拉長的影子,黃瀨只是沉默地看著自己的影子,如此孤單、寂寞的影子,讓黃瀨不禁感到更加鬱悶,最近的心情也一直都是如此,無論做什麼都無法讓心情振作起來。

 

 

    --為什麼會如此低落呢?

 

 

    自從輸給青峰之後就一直都是這樣。

 

 

    --為什麼會這麼在意呢?

 

 

    明明之前輸給小黑子的時候也沒有因此而失意喪氣,為什麼現在卻連觸碰籃球的意志都喪失了呢?

 

 

    --為什麼…會感到心如刀割呢?

 

 

    一想到那個時候,青峰轉身離去的背影,黃瀨就覺得心疼痛不已,無論做什麼都無法制止心中逐漸蔓延的苦澀。

 

 

    --原來自己這麼沒用。

 

 

    看著自己的影子,黃瀨又不自覺握緊了拳頭,乾枯的眼眶早已流不出任何一滴眼淚了。

 

 

    --原來自己連和他站在同樣的高度都做不到。

 

 

    不斷遠去的背影,是青峰大輝與黃瀨涼太之間的距離。

 

 

    無論怎麼努力都觸碰不到。

 

 

    所以即使曾經進在咫尺,黃瀨卻無力伸手去拉住他。

 

 

    就連那時候的溫度都想不起來了。

 

 

 

 

 

    「小黃?」

 

 

    突然間,當黃賴差點被渾沌的思緒所吞噬時,一聲熟悉的呼喚將他的意識拉回現實。

 

 

    而當黃瀨回過頭時,他看到了熟悉的粉紅色身影,也同樣沉浸在這片火紅的光芒之中。

 

 

    一瞬間,黃賴感到心跳加速、同時也感到心臟疼痛不已。

 

 

    只是…

 

 

    黃瀨又再一次失望了。

 

 

    因為他所期望身影,並沒有出現。

 

 

 

 

 

    一路上,沉重的寂靜感籠罩著兩人,兩人誰也沒有開口,彷彿誰也不敢輕率打破此刻兩人間微妙的平衡。

 

 

    黃瀨有些疑惑,他感到意外,同時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主動來找自己。

 

 

    身為桐皇籃球隊的經理、也是諜報員的她,應該也沒有必要特地來調查他這個失去戰意的選手,身為朋友黃瀨也覺得他們之間應該也沒有這麼要好的交情,那麼…

 

 

    身為青峰的青梅竹馬的她、因為擔心青峰而放棄與她最喜歡的黑子同校、而選擇就讀桐皇學園的她,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找自己呢?

 

 

    「那個…小黃…」

 

 

    或許是覺得不能在拖下去了,終於,桃井開口了,雖然語氣聽起來有些遲疑,但她還是說了:「我聽說…你最近都不打籃球了…」

 

 

    「…妳的消息還是一樣靈通呢,小桃。」

 

 

    黃瀨走在桃井的前頭,即使彼此在說話,黃瀨依舊沒有回過頭,兩人的視線沒有交集,連對話也是。

 

 

    「我說小黃…」

 

 

    「不用再說了,小桃。」不等桃井說出她想說的話,黃瀨率先打斷了她。

 

 

    「我已經…對籃球失去興趣了。」黃瀨不自覺望著燦爛的夕陽、瞇起了眼,腳步也在不知不覺間停了下來。

 

 

    「小黃…」

 

 

    桃井看著黃瀨有些落寞的背影,不禁又出聲喚了他的小名。

 

 

    「可是…阿大他一定…」

 

 

    一瞬間聽見了熟悉的名字,讓黃瀨不禁身體一震。

 

 

    他知道桃井想說什麼。

 

 

    放棄了籃球,就等於放棄了和帝光的大家之間的羈絆。

 

 

    放棄與青峰之間最後的聯繫,還有回憶。

 

 

    --原來小桃早就發現了啊…

 

 

    自己的想法、以及心情。

 

 

    這點讓黃瀨不禁露出苦笑,這麼容易發覺自己的心情,小桃也是、小黑子也是。

 

 

    「小青他…是不會在意這種事的…」

 

 

    但正因為他們都發現了自己的心情,所以他們也應該能了解才對。

 

 

    對青峰來說,弱者是不具有任何意義的。

 

 

    「可是…」

 

 

    不知道什麼時候,黃瀨終於回過了頭,這是他今天第一次正視桃井的臉,在那張姣好秀氣的漂亮臉蛋上佈滿了擔憂的神色,鮮紅的眼眸充滿了焦慮,對於黃瀨的態度,她大概感到非常不安而憂慮吧。

 

 

    「你真的不後悔嗎?」

 

 

    看著說著這些話的桃井,不知為何黃瀨突然很想笑。

 

 

    「…我很羨慕妳啊,小桃。」

 

 

    看著火紅的夕陽,彷彿想要宣洩在內心中不斷堆積的感情,黃瀨不自覺地低聲說著,像是說給對方聽、也像是說給自己聽,他背對著桃井,低著頭,沒有人看得到他此刻的表情。

 

 

    「小黃…」

 

 

    而桃井也只能默默望著他的背影,即使看不到他的臉、卻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微微顫抖的身軀。

 

 

    「羨慕妳認識我所不知道的青峰,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能陪伴在他的身邊,擔心他、照顧他,用『青梅竹馬』的身份…」

 

 

    和剛才和自己對話的人完全不同,此時的黃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他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話語。

 

 

    桃井有這樣的感覺。

 

 

    「我也曾經很羨慕小黑…不,即使是現在,我還是很羨慕他,身為『影子』的他。」

 

 

    --小青的眼中一直都只有小黑子,即使是現在…

 

 

    仰望著天空的臉,現在所露出的,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即使不強,即使無法一個人,卻還是能夠待在他的身邊、站在他的背後,支持著他…」

 

 

    --只有自己,即使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讓他注意到自己,即使再怎麼變強,都無法觸及到他的衣角,即使在怎麼祈求,都無法讓他回過頭。

 

 

    對青峰來說,自己什麼也不是。

 

 

    「小黃…!」

 

 

    然後,黃瀨終於回過頭,他看著身後露出難過表情的桃井,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沒有聽到桃井接下來想說的話,只是隨興地揮了揮手,然後邁開了步伐離開,結束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你真傻…」

 

 

    看著黃瀨被夕陽所染紅的背影,桃井不禁感到心痛。

 

 

    「不論是什麼時候,你明明比任何人都要…」

 

 

    --那是多麼纖細孤獨的背影啊…

 

 

    「你明明才是最接近阿大的人啊…」

 

 

    無法傳達的話語。

 

 

    桃井知道,自己的聲音是不可能傳達到黃瀨的心中。

 

 

    能夠抵達黃瀨心底深處的,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只有一個人。

 

 

 

    如果那一天,沒有被青峰的球打到後腦勺,或許這一切都不會開始。

 

 

    這份無可救藥的愛戀。

 

 

    如果那一天,沒有看見在體育館中展現出精湛球技、卻依舊露出燦爛天真笑顏的青峰,或許自己就不會陷入的那麼深。

 

 

    而無法自拔地迷戀他。

 

 

    如果那時候,沒有加入籃球隊,或許自己就不必看著他和小黑子,那份任何人都無法介入的羈絆,而黯淡傷神。

 

 

    而為了他讓自己心痛無比。

 

 

    如果那時候,那場比賽沒有輸給青峰,或許自己就不會發現,原來自己從未放棄過他、也不會發現原來自己,心裡只有他。

 

 

    而不會發現,在青峰的心中,從來沒有自己的位置。

 

 

 

 

    ×××

 

 

 

 

    自從那一天桃井因為擔心自己而前來之後,又過了多久呢?

 

 

    雖然桃井對自己說了那樣的話,但是黃瀨的狀況仍然沒有好轉,他依舊翹掉了許多次的練習,用各種理由逃離那個地方。

 

 

    他依舊逃避著籃球。

 

 

    逃避著自己的心。

 

 

 

 

 

    其實在那之後,黑子也曾經來找過黃瀨。

 

 

    想必是桃井去告訴黑子的吧。            

 

 

    對於我們這些曾經同為帝光球隊的人,桃井總是掛心著,曾經交心、最後卻又分道揚鑣的眾人。

 

 

    但那時候的黃瀨,即使是黑子所說的話,依舊無法進入他的內心深處。

 

 

    『曾經是他的影子的小黑子是不會明白我的心情的!』

 

 

    『為什麼…你明明就可以待在他的身邊,為什麼要離開…』

 

 

    『黃瀨…』

 

 

    『如果是小黑子,我就可以忍耐,可是…』

 

 

    『為什麼…小青的心裡一直都只有小黑子不是嗎…』

 

 

    一直以來藏在內心中的真正想法已經無法再隱藏了,對於小黑子,其實黃瀨並不想說出這樣的話。

 

 

    很多事本就是不能勉強的。

 

 

    無論是過去的小青和小黑子。

 

 

    還是現在的火神和小黑子。

 

 

    已經逝去的過往都已經無法回頭,這些黃瀨都知道、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是那心的疼痛感是騙不了人的,無論黃瀨怎麼說服自己,都無法停止自己的話不斷傷害小黑、傷害自

己。

 

 

    沒有人可以拯救自己。

 

 

    沒有人可以說服自己。

 

 

    對黃瀨來說,籃球是他最感興趣的事物、最珍愛的事物、同時也是最殘酷的事物。

 

 

    籃球讓他遇見了青峰、同時也讓他失去了青峰。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間原本翠綠的嫩葉轉化成枯黃的落葉,原本炎熱的夏日變成了帶有涼意的秋天,制服也從夏季短袖制服換成了西裝外套,表示秋天真的來臨了。

 

 

    在回家的路上總是會經過一座戶外籃球場,從籃球場上總是會傳來打球的人充滿精神的吆喝聲,看在黃瀨的眼裡、聽在他的耳中,就好像夢境一樣。

 

 

    但黃瀨除了遠觀、並沒有多做停留。

 

 

    距離籃球越來越遠了。

 

 

    過去的一切彷彿就像是一場夢。

 

 

    夢醒的就不該留戀,這些黃瀨比誰都清楚。

 

 

    但是…

 

 

 

 

 

    「喂。」

 

 

    原本應該在回家路上的他,為了突如其來的呼喚而停下了腳步,他睜大著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彷彿要再次確認前者是聽到自己的聲音,身後的人又再次發出了呼喊聲。

 

 

    「黃瀨。」

 

 

    熟悉的聲音讓黃瀨不自覺地微微顫抖,即使不回頭他也能知道身後的人是誰。

 

 

    「…小青。」

 

 

    即使在夢中也忘不了,那一聲呼喊,束縛著黃瀨本身、束縛著他的人、他的心,怎麼樣也無法忘懷。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聽著他所熟悉的腳步聲,黃瀨知道身後的人正逐近靠近自己。

 

 

    --為什麼會叫住我呢?

 

 

    看著逐漸吞噬自己的漆黑影子,黃瀨知道他已經來到自己身後了。

 

 

    --不是早就對我沒有興趣嗎?

 

 

    他不知何時伸出了手,強硬地拉住了黃瀨的手臂,炙熱的體溫藉由他的右手傳遞到黃瀨的肌膚、直至身體最深處。

 

 

    --為什麼…?

 

 

    「黃瀨…」

 

 

    不知何時兩人的距離變得好近好近,在耳邊的低語、炙熱的氣息吐納在耳邊令人搔癢難耐,使得黃瀨不禁微微紅了臉蛋。

 

 

    只是下一句,身後的人所說的話,令黃瀨再次全身僵硬、而無法動彈。

 

 

    「跟我打一局吧。」

 

 

 

 

 

    好久沒有跟青峰one on one了。

 

 

    在青峰的強拉下黃瀨不甘願地來到了附近的球場,黃瀨原本並不打算和青峰打球的,但是在一次次青峰的挑釁下,黃瀨終於認真和青峰對上了。

 

 

    原以為自己早已失去了身為一名球員的心性以及自尊,但是沒想到自己又再一次站上了球場,並和青峰對峙。

 

 

    「看來你的身手退步不少啊,黃瀨。」

 

 

    他笑著,那輕蔑的笑容就和那個時候、那場比賽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哼…」

 

 

    面對青峰毫無章法的進攻,黃瀨依舊處於下風。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黃瀨從來就沒有打贏過青峰,過去是、現在也是。

 

 

    這場一對一,很快就結束了,很久沒這麼打球,黃瀨彎下腰而顯得有些氣喘吁吁,汗水如同暴雨般不斷滴落在地面上。

 

 

    「真是的,你在搞什麼啊…」看著黃瀨這副狼狽樣,青峰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說了:「跟上次比賽的時候差太多了吧。」

 

 

    青峰看起來似乎非常不滿意這場比賽,他抓了抓頭一臉煩躁的樣子,但他卻也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拉黃瀨一把,但是…

 

 

    啪!

 

 

    黃瀨用力撥開了青峰的手,他有些憤怒地看向青峰,在那雙美麗的琥珀色眼眸中充滿了罕見的憤怒情緒。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已經…!」

 

 

   --我已經不想再追著你的背影了!

 

 

    「為什麼還要一直來打擾我!」

 

 

    --為什麼…為什麼還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

 

 

    「我…」

 

 

    突然間,黃瀨的眼中露出了驚嚇的神情,充滿憤怒的話語也停止了。

 

 

    因為他的唇被封住、而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溫熱的吻襲上了黃瀨的雙唇,青峰吻上了毫無防備的黃瀨,寬大的手掌抵住了黃瀨的後腦勺讓他無法掙脫,修長的手指伸入了黃瀨柔順的髮絲中,有意無意地搓揉著黃瀨柔順的髮絲,似是玩弄、似是享受般,感受著黃瀨的一切。

 

 

    他的溫度、他的觸感、他的氣息、他的唇、他的所有。

 

 

    而黃瀨也是。

 

 

    原本想要掙扎的力量一點一滴的在流失,直到最後,黃瀨就這麼任憑青峰的擺布,被他擁在懷中,而不能自己。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峰終於放開了束縛住黃瀨的雙手。

 

 

    而黃瀨宛如失了神般,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愣愣地看著青峰。

 

 

    「雖然五月叫我來鼓勵你什麼的,但我看不需要吧。」青峰笑著,依舊是那種輕蔑、又充滿自信的笑容。

 

 

    「因為你,即使我什麼都不說,你也會繼續追在我的身後吧。」

 

 

    青峰說著毫無根據的話語,一邊拾起了自己的外套、右手一邊隨性地轉著球,他並沒有回過頭,但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笑。

 

 

    「追上來吧。」

 

 

    青峰離開了球場,留下了這段不負責任的話。

 

 

    也留下了一臉不敢置信、絲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滿臉通紅的黃瀨。

 

 

 

 

    ×××

 

 

 

 

    好不容易又結束了一天的訓練。

 

 

    黃瀨回歸球隊之後,雖然被前輩及教練狠狠訓了一頓,但大家似乎是顧慮他的心情,所以並沒有人對於他這次的轉變多問什麼,只是理所當然地接受他、並再次展開了嚴酷的訓練。

 

 

    「啊,真難受…」

 

 

    滿身的汗水使得身上的球衣濕漉漉地黏貼在肌膚上,雖然這早應該是習以為常,但對於黃瀨來說,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他依舊不願意去習慣這樣的感覺。

 

 

    按照慣例,黃瀨在體育館內的淋浴室裡仔仔細細地清洗身上的汗水與髒污。

 

 

    即使身為運動員,也要時常保持乾淨的一面。

 

 

    這是黃瀨一直以來的堅持,即使他總是因此而被隊友們嘲笑,他依舊還是習慣在練習過後馬上盥洗,畢竟身為模特兒,讓自己保持在最乾淨完美的狀態,這也算是一種職業道德吧。

 

 

    在體育館內的淋浴間做完盥洗後,黃瀨瞬間感到清爽不少,少了惱人的汗臭味,就連心情都顯得特別愉悅。

 

 

    走在黃昏的街道上,因為早已過了放學時間,所以無論是校園內還是外面都幾乎沒有人煙,而顯得格外冷清。

 

 

    已經好久都沒有這麼認真地練球了。

 

 

    因為荒廢了一陣子,所以身體還有點僵硬,但是黃瀨卻覺得身體和心情比以前更加舒暢,練球的手感也更加得心應手。

 

 

    走在回家的路上,沒有行人的街道十分冷清,但是…

 

 

    「小青…」

 

 

    在黃瀨的前方,是青峰在等待著他。

 

 

 

 

 

    雖然還是一臉不耐煩的表情,但是青峰卻沒有說出任何抱怨的話,只是默默地、自然地走在黃瀨身旁,就好想每天習以為常的事情般。

 

 

    自從那天之後,青峰偶爾會出現在黃瀨回去的路上,沒有任何理由,就只是單純地陪著黃瀨走一段路。

 

 

    有的時候,也會一時興起來個一對一。

 

 

    在這短暫的路途裡,黃瀨和青峰都很少開口,幾乎都在沉默中度過,即使是在打球的時候,他們也只用籃球來交談,這樣微妙的相處模式,讓黃瀨第一次覺得和人相處是那樣的不知所措。

 

 

    但是…

 

 

    --啊啊…

 

 

    看著染上夕陽顏色的青峰背影,黃瀨不禁有些陶醉,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這樣看著這個人的背影了。

 

 

    即使物換星移、身邊的人早就不同昔日了,但是只有那個人的身影、還有自己的心情,始終沒有變過。

 

 

    --我果然還是…

 

 

    原本自然垂放的手被牽起來了。

 

 

    即使沒有任何語言,黃瀨也自然而然接受了這樣的狀況。

 

 

    他們倆人什麼也沒說。

 

 

    無論是心情、還是言語,都還不曾和對方訴說過,但是…

 

 

    即使如此,牽在一起的手就足以代替一切了吧。

 

 

    這就是青峰的答案,也是他所給予的,最直接的回應。

 

 

    --無法自拔地迷戀著他(青峰)啊…

 

 

    夕陽下,黃瀨與青峰的影子重疊了。

 

 

    『即使我什麼都不說,你也會繼續追在我的身後吧。』

 

 

    對黃瀨來說,他宛如自己所信仰的神,如此重要的存在。

 

 

    即使是未來,黃瀨想,不論遇到了什麼事,不論受到了什麼挫折,這一次,他都會堅持自己的決定,不再改變。

 

 

    永遠追隨著他的身影,沒有任何迷惘,直到…

 

 

    --能與他並肩而行。

 

 

 

 

 

 

 

 

 

 

 

 

 

 

 

 

THE END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