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8123644-299650936  

Chapter 05. 那就勇敢前進吧

 

    明天就是慶典的開幕式了。

 

    不論是青學還是四天寶寺,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成了。

 

    這也表示螢身為委員的工作也正式結束了,不過螢並沒有再像之前一樣焦躁不安了,因為此時有更加令她手足無措的事情。

 

    『明天可以陪我一起逛慶典嗎?』

 

    這是一個小時前白石所傳來的訊息。

 

    因為慶典的關係,於大阪四天寶寺的大家今天就來到東京做最後的準備,而白石約在開幕式當天,希望螢陪他一起到處走走。

 

    如果是以前,螢一定會很快回覆白石的請求,但自從螢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對於白石的一切就無法跟之前一樣輕鬆決定。

 

    ----這算是…約會嗎?

 

    每當螢這麼想時,臉就會像在火爐前烤過般火紅熾熱,正因為知道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螢才會更加意識到白石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甚至是一個蹙眉、一個微笑,都能挑動螢內心的澎湃。

 

    明明只是簡單的回覆,螢卻花了三個小時才將訊息傳送出去,對此螢感到懊惱不已。

 

    「唔…」

 

    對於明天白石的邀約,真的能順利嗎?

 

    對於明天,螢感到擔心不已。

 

 

 

    到了開幕式的當天,所有參與的學校網球部的成員們都聚集在會場寬闊的廣場上,經歷了前一陣子陰雨連連的一週,今天是久違的晴天,主辦人跡部此時正站在為了這次活動所搭建的活動舞台上,異常興奮地主持著開幕儀式。

 

    經過跡部所主持的盛大開幕式之後,名為『網球部的學園祭』正式開始了。

 

    開幕式一結束,大家便紛紛回到各個學校的攤位上,準備迎接到來的顧客們,而螢則是難得悠閒地在會場內四處逛逛,螢分別去了青學的和菓子攤,顧攤的人竟然是手塚,令螢有些膽戰心驚地接受手塚的接待;立海的攤子是撈晶魚,看到真田一臉嚴肅地拿著撈魚用紙網,螢不禁覺得好笑;比嘉國中的攤子是賣炒麵,可是看到客人們各個摀著嘴從裡頭逃了出來,不禁令螢直冒冷汗,並偷偷從旁邊溜走;最後螢來到了四天寶寺的大阪燒攤販。

 

    「歡迎光臨!」

 

    從稍遠的地方就能聽到大家熱烈的叫賣聲,只見牽也正穿著圍裙、手裡端著剛做好、熱騰騰的大阪燒在招攬客人,螢不禁笑了。

 

    「喔,這不是螢嗎!」

 

    當螢一走近,謙也馬上就發現了,他仔細盯著螢的臉瞧,良久,便又再次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說了:

 

    「看樣子妳恢復精神了,真是太好了!」

 

    然後,他迅速地拿了一盒交到螢的手上,在螢還來不及說出任何話前,他便比出噤聲的手勢,又回過頭招呼其他的客人。

 

    「呵,真不愧是大阪的速度之星。」

 

    懷抱著感謝的心意,螢捧著謙也給的大阪燒,看了看時間後,她便前往位於西南方的表演舞台前進。

 

 

 

    來到了露天的表演舞台,正好冰帝所演出的戲劇『新.哈姆雷特』正好結束了,螢穿過人數眾多的觀眾席,選擇了一個較能看清楚表演的位子坐了下來。

 

    而下個節目,便是不二等人所表演、白石也參與演出的樂團表演。

 

    螢在台下看著白石的表演,不禁有些恍惚。

 

    聽著台下眾多吵雜的呼喊與尖叫聲,螢再次感受到了這個樂團的團員們的人氣以及受歡迎程度。

 

    尤其是身邊幾乎都是以女性為主。

 

    而螢也在其中。

 

    看著台上白石彈著吉他的模樣,螢不禁有些小鹿亂撞,雖然平時看著白石在球場上威風凜凜的模樣就很帥氣了,但是在舞台上、燈光下的他,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魅力,每一個舉手投足,都都令現場的女孩們驚豔不已,就連螢都不禁被他給吸引了,而忘了移開視線,直到最後一首歌的結束。

 

    表演結束後,上午的表演活動也就告一個段落了,雖然下午還有小春跟裕次的夫妻相聲,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得先去吃午飯才是。

 

    「嗨,等很久了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螢還沉浸在方才白石他們的表演餘韻中時,白石和其他樂團團員們也都紛紛從後台出來了。

 

    「藏之介,辛苦了。」螢一看到白石,便露出了笑容來迎接他,而白石看到螢,也同樣以笑容來回應。

 

    「呵,妳覺得表演得如何呢。」白石背著吉他,來到了螢的面前然後問了,後者也是非常坦率地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真的很厲害呢!」

 

    正當白石和螢正在交談時,突然間一道兩人都熟悉的聲音插入了他們之間的談話。

 

    「天野?」

 

    「啊,不二,辛苦了!」一回過頭,原來是不二跟在白石的後面也從後台出來了。

 

    「謝謝…」不來來到白石和螢的身邊,起先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問了:「看來妳跟白石約好了?」

 

    「啊…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不二的表情看起來和平常沒什麼不同,但是螢總覺得有些不自在,所以連回答都有些不自然。

 

    「呵呵,是嗎?」

 

    看到了螢的反應,不二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那麼,就不打擾你們了。」他笑著,語氣不知為何異常地溫和,反而讓螢有些不知所措。

 

    「不二…」

 

    「對了…」不等螢說出任何話,不二又接著轉向白石然後說了:「記得有空要來青學的攤位光臨喔。」

 

    語畢,便又帶著微笑,離開了白石和螢的身邊。

 

    「…」

 

    隨然不二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出任何令人害臊的話,但不知為何兩人卻覺得非常害羞,他們無奈地看了看對方,最後決定先去吃午餐,而一同離開了表演舞台區。

 

 

 

    走在會場裡,明明是和剛才相同的景致,但螢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是因為身邊多了白石的關係嗎?

 

    回想起方才不二說的那些話,螢又不自覺地臉紅了起來,原本意識到自己的心意就已經很容易不知所措了,現在更是窘到想要在地上挖個洞躲起來。

 

    「螢…螢?」

 

    突然間,一隻大手在螢的眼前揮啊揮,讓螢不禁嚇了一大跳,仔細一看,原來是白石為了吸引失神的自己才這麼做的,螢又更加不好意思。

 

    「中午…想吃什麼呢?」

 

    或許也是因為不二剛才說的話,白石似乎也有些尷尬,兩個人你看我、我看妳,一對上眼又不自覺紅了臉蛋,雖然他們自己本身並沒有察覺,但在他們身邊路過的人,早就快被他們這樣純潔無害的粉紅閃光給閃瞎了。

 

    在經過不算順利的討論後,他們決定去位於多功能體育館旁,冰帝所擺設的攤位去吃點東西。

 

    「歡迎光臨…喔,是你們啊。」

 

    一到達攤位門口,螢便發現了這個時段在顧攤的人是謙也的哥哥忍足,而忍足一看到是他們倆,也非常隨性地和他們打招呼。

 

    「那個,上次的事真的非常謝謝你。」

 

    螢說,而忍足只是搖搖頭,說著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反看看螢,再確認過螢已經恢復了精神後,便帶著他們兩人到攤位裡頭的坐位坐坐。

 

    「那麼,要來點章魚燒嘛?」

 

    當忍足這麼說道,螢和白石才突然發現,原來冰帝所販售的,竟然是章魚燒。

 

    「可別小看我們的章魚燒,那可是我親自傳授的道地大阪風味。」

 

    看著忍足非常有自信的微笑,螢和白石也不禁笑了出來,雖然跟原本預想得不太一樣,但他們還是很捧場地點了章魚燒。

 

    真的如忍足說的,是非常美味的章魚燒,在吃完章魚燒後,白石和螢便到體育館內的室內模擬商店去逛逛。

 

    由於在室內,所以裡頭的模擬商店也都較屬於靜態的,晃了一圈之後,螢和白石決定到青學的飲料攤去看看。

 

    「你們來啦,歡迎光臨。」

 

    一進到店裡頭,便看到一名氣質優雅的少年正端著托盤,對著他們倆微笑。

 

    「不、不二!」

 

 

 

    「那麼要點些什麼呢?」

 

    被不二帶上座位之後,螢和白石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尷尬,或許是因為身邊的不二此時正露出迷樣的笑容對著兩人關係吧。

 

    「這個…」

 

    看著青學的簡易菜單,螢和白石實在是難以選擇,總覺得不管選什麼,下場都會很恐怖。

 

    「那麼,要不要試試我們的『special』呢?」

 

    一聽到不二的話,螢馬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當初在擬定菜單時,她並不記得有這道飲料的存在啊。

 

    「這是前幾天臨時增設的喔。」

 

    不二是這麼說的,而螢和白石也就順著不二的話點了他所謂的『special』。

 

    不過…

 

    當不二將飲料送上來時,螢和白石的臉都尷尬了。

 

    「久等了,這是我們青學特製的『情侶專用蘇打聖代』。」

 

    看著眼前的飲料,螢和白石兩個人都脹紅了臉,巨大的聖代杯,上頭飄浮著大量的香草冰淇淋,上頭五彩繽紛的巧克力豆在雪白的香草冰淇淋上非常耀眼可愛,就連插在上頭的兩隻造型吸管都特地做成愛心的形狀,從分量上來看,一個人根本就吃不完,難怪會說是情侶專用。

 

    「那個,不二…」

 

    看到這杯飲料,就連原本還算冷靜的白石都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正當他想說些什麼時,不二卻率先開口說了:「這非常適合兩位喔,那麼請慢慢享用。」

 

    說完,不二便轉身去招待其他客人。

 

    「…」

 

    看著眼前的飲料,螢和白石都無言以對,這杯份量奇大的飲料,加上特殊的造型,使得店裡的客人全都注意著他們兩人,使得兩人的臉都脹紅不已。

 

    雖然正好有些想喝飲料,但眼前的飲料讓兩人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動口。

 

    「不二…其實很腹黑啊。」

 

    看著飲料,白石不自覺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而螢也不禁認同他所說的話。

 

    「那個…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還是不要浪費這杯飲料…」白石說著,看著他不自覺抓頭的動作就可以知道,他其實也很不好意思,他繼續說:「一起喝吧。」

 

    看著白石的表情,讓螢也開始害羞起來,但她還是接受了白石的提議,一起開始喝起這杯飲料。

 

    「…」

 

    是因為意識到自己的心意的關係嗎?

 

    因為在喝飲料時,必須將臉湊向飲料,使得兩人的臉距離變得非常近,無法避開的視線讓兩人不自覺看著彼此,為此,明明兩人都在喝著冰涼的飲料,可是卻覺得身體越來越熱。

 

   這樣看著彼此讓兩人越來越不好意思,好不容易飲料才喝完了,可是兩人的臉卻熱得通紅。

 

    「兩位,飲料還滿意嗎?」

 

    飲料一喝完,不二又如風般突然出現在桌邊,他微笑著,讓兩人不禁要偷偷嘆口氣。

 

    而當他們準備離開時,不二突然來到螢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偷偷說了話,只見螢瞬間又紅了臉蛋,不二才像是非常滿意般,送別了兩人。

 

    「不二剛才跟妳說了什麼?」

 

    「…」

 

    在離開體育館時,白石這麼問了螢,對於白石的話,螢的臉雖然依舊通紅,但是卻也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美麗微笑,並說了:「秘密。」

 

    看著螢難得露出了像是調皮小孩般的表情,白石也不禁笑了,也不在追問下去。

 

    『對於白石…加油喔。』

 

    回想起不二對自己說的話,雖然害羞,但是卻也讓螢更加有勇氣了。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第一天的學園祭也即將到了閉幕的尾聲。

 

    白石和螢此時在噴水池廣場的長椅上休息,來遊玩的人們也幾乎都往出口的方向移動,而網球部的其他人也都開始紛紛收拾各自的攤位,所以此時的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

 

    雖然廣場上沒有人,但是依舊可以聽到從遠處傳來的吵雜聲,逛了一整天的慶典,螢不禁感到有些疲憊。

 

    「今天真的很熱鬧呢。」

 

    在這樣的氣氛下,白石率先說話了:「跡部真的很有本事呢。」

 

    「是啊…」

 

    「今天也偷懶了一天,明天也得好好努力才行了。」白石說了,因為他們的攤位是採輪班制,所以白石預定明天要留在攤位上幫忙。

 

    坐在長椅上,溫暖的微風夾雜著熱度吹過,溫暖而舒適的感受讓螢放鬆了身心,而身旁的白石也同樣享受著此刻的寧靜。

 

    「最後一天的運動大會也要加油喔。」

 

    稍微想了想這三天的活動規畫,螢這麼對白石說了,而白石也笑著回應螢的話:「那麼,妳會來幫我加油嗎?」

 

    「咦?」

 

    白石說完,就這麼凝視著螢,他笑著,自信的嘴角勾勒起完美帥氣的弧度,讓螢看得有些心跳加速。

 

    「嗯…」

 

    即使都已經相處那麼久了,每當螢面對白石時,還是會容易臉紅心跳。

 

    ----為什麼呢?

 

    「謝謝。」

 

    看著白石的側臉,在夕陽火紅陽光的渲染,白石的臉龐染上了美麗的顏色,螢不禁有些恍惚,為什麼會感到臉紅心跳呢?

 

    或許是發現螢的目光,白石回過頭來,笑著問螢怎麼了。

 

    那樣的笑容,一直以來都深深吸引著螢,而無法自拔。

 

    ----這不是非常顯而易見的答案嗎?

 

    看著白石,螢靦腆的笑了笑,然後低下頭,試圖掩飾自己染紅的臉蛋。

 

    ----因為我是這麼的,迷戀著這個人啊…

 

    無法停下來的心跳,就這麼持續鼓動著,直至夜晚的來臨。

 

 

 

    × × ×

 

 

 

    第二天學園祭開始了,上午螢來到青學的攤位去幫忙,和菓子攤的生意很好,雖然螢沒辦法幫忙招呼客人,但光是後台的準備工作,就夠讓她忙得昏頭轉向了。

 

    「辛苦妳了,天野。」

 

    在接過菊丸的飲料,螢今天上午的工作也終於告一個段落了,在用完了大石準備的便當後,螢又開始到處晃晃。

 

    「嗨,螢醬妳來啦…藏琳?他剛剛走掉了耶。」

 

    螢又來到了四天寶寺的攤位,那時正好是小春和裕次顧攤,在詢問過白石的去處之後,螢便離開到別處去了。

 

    螢就這麼四處閒晃著,看著以前在球場上叱吒風雲的隊員們打球的樣子,現在則是在各自的攤位上揮灑汗水,不論看幾次都讓人覺得新鮮不已,不過…

 

    不知不覺,螢來到了位於這個體育會場的網球場,因為在計畫上沒有對這個位置做任何規畫,也因此這裡變成了大家休息時可以打球的場所。

 

    還沒進到球場內,螢就已經聽到有人在打球的聲音。

 

    一進入球場,螢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正在揮舞著球拍,彷彿要宣洩這些日子無法打球的飢渴般,即使已經全身是汗,卻依舊沒有停下腳步,臉上的表情是那樣嚴肅,可是螢看得出來,她現在非常地開心。

 

    「咦,是螢嗎?」

 

    突然間,白石原本在打球的手停了下來,同時他也發現了螢的出現。

 

    「為什麼妳會知道我在這裡呢?」

 

    白石一看見螢,便笑著走向她,而螢也笑了。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白石會在這裡,沒有任何理由,所以才會走到這裡來。

 

    「對了,想要試試看嗎?」

 

    白石拉著螢,也一同進入了球場。

 

 

 

    ----好喜歡。

 

    看著眼前的人仔細地講解著球拍的拿法、揮拍的方式、以及一些簡單的小技巧,螢不禁這麼想著。

 

    ----真的好喜歡這個人啊…

 

    丁子茶色的柔軟髮絲、炯炯有神的雙眸、充滿自信的嘴角、寬闊的肩膀、高挑的身型,就好像夢想中的白馬王子一樣。

 

    ----為什麼自己會被他吸引呢?

 

    溫暖的觸碰、夾帶著溫柔之意,他一直都是這麼小心翼翼地對待著自己,一直以來都細心幫助著自己,溫柔細心的他。

 

    ----為什麼自己的心會這麼得不受控制呢?

 

    這是她的初戀。

 

    是她第一次這樣喜歡上一名異性。

 

    心動、緊張、惶恐、不安、害怕,好多好多的感情,螢都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都是因為,與白石的相遇。

 

    ----白石又是怎麼想的呢?

 

    第一次的揮拍,雖然力道拿捏得不太好,但總算是順利打出去了,螢開心地看向白石,而白石也回報了讚賞的笑容。

 

    交握在一起的手,讓螢有些害羞、也有些緊張,卻不討厭,這樣與他接觸。

 

    ----總是待在自己身邊的白石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

 

    就這樣,白石教導著螢如何打網球,不知不覺間,下午的短暫時光就這麼眨眼即逝。

 

    「我送妳回家吧。」

 

    走在身邊的白石,仍舊一如往常般保持著紳士的禮儀,他總是讓螢走在道路的內側,總是默默護著螢,從小地方就能看出白石的細心,而能夠發現這些小舉動,也讓螢感到開心。

 

    ----這樣的白石會喜歡自己嗎?

 

    螢一直都覺得白石對待每個人都非常的溫柔,所以白石對待自己的那種溫柔,是和其他人一樣的嗎?

 

    「那麼,明天見囉。」

 

    看著白石的背影,被夕陽所拉長的影子,雖然白石已經離自己有一段距離了,但是影子卻還在腳邊,彷彿白石並沒有離開。

 

    ----自己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嗎?

 

    直到連影子都看不見了,螢才終於進到屋內。

 

    明天是最後一天了。

 

    過了明天,這個學園祭就要結束了。

 

    白石不會再來東京了。

 

    就要跟他、還有四天寶寺的大家分開了。

 

    想到這裡螢不禁有些鼻酸,像這樣和他一起走在回家路上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能夠在路上偶然遇見他的機會,也沒有了。

 

    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

 

    「我…」

 

    但即使如此----

 

 

 

    × × ×

 

 

 

    最後一天的學園祭,是聯合各校選手的運動大會,比賽項目非常豐富,每間學校所派出的陣容也非常強大,當然獎品也是異常豐富,也因此大家彷彿要使盡渾身解數,也想贏得這場比賽。

 

    而今天最受到大家注目的,莫過於最後一項的混和接力。

 

    每個學校都派出了優秀的隊員,當然四天寶寺和青學也不列外。

 

    然而此時站在場邊的螢卻有些為難。

 

    雖然身為青學的一員理當幫青學的大家加油,但是…

 

    『找到了,白石是第五棒!』

 

    在這個混合接力賽裡,充分運用了這個運動樂園裡的所有設施,不但有滑雪、游泳、障礙穿越,還增設了許多機關在裡頭,讓在場觀看的人們感到異常緊張。

 

    而白石必須面對的,則是跨越這些漂浮在水上的浮板,試著以最快的速度穿過游泳池,交接給下一棒。

 

    目前是由立海跟青學領先,四天寶寺則是緊緊跟在後頭,看著謙也死命在後面追趕,不枉費大阪速度之星的稱好,距離一瞬間縮短了,下一棒就要交接給白石了,使得螢感到異常緊張。

 

    就在他們交棒的瞬間,白石馬上就衝出去了,不愧是聖經,完全掌握了在浮板上奔走的訣竅,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已經穿過大半的游泳池了。

 

    「哇!」

 

    原本就快要追趕上青學的桃城了,只是突然間一個重心不穩,加上桃城也在同一時間不小心撞到了白石,眼看白石就要滑落到游泳池裡了,螢不禁大叫。

 

    「藏之介!」

 

    瞬間,白石也剛好又恢復了平衡,也總算保持住方才縮短的距離,交棒給裕次。

 

    當白石終於完成他的部分後,他突然將頭轉向觀眾席的看台,不知道是不是螢的錯覺,他似乎發現了自己的身影並對自己微笑,使得螢一瞬間又紅了臉蛋。

 

    比賽結束了,第一名由青學獲得,雖然白石說著不好意思讓螢看到自己丟臉的一面,但螢覺得這樣的白石也很帥氣。

 

    接下來是頒獎典禮。

 

    雖然在接力賽上白石他們並沒有獲獎,但是表演活動上他和不二等人組成的樂團卻得到了人氣第一,這也算是不錯的成績。

 

    頒獎典禮上,又是跡部一個人一枝獨秀,雖然早就知道了他是這樣的人,但是不免還是覺得這樣的他有點帥氣。

 

    因為他真的很有耍帥的本錢。

 

    頒獎典禮結束之後,接著便是這次學園祭最後重頭戲的營火晚會。

 

    耀眼明亮的營火,搭配著熱鬧的音樂,大家都聚集到營火的四周跳起舞來,而螢和白石坐在一旁,看著大家笨拙地跳著舞,看起來卻很開心的樣子。

 

    「我可以邀妳跳一支舞嗎,公主?」

 

    而白石當然也伸出了手,邀請螢一同進入舞池,而螢也有些害羞地交手交給了白石。

 

    氣氛十分熱絡,感覺就像是永遠不結束的晚宴,螢開心地隨著白石的帶領下跳著,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讓螢感到害羞怯也很高興。

 

    好希望時間永遠都停留在這個時刻。

 

    好希望幸福的時光可以永遠停留。

 

    好希望白石能夠一直待在身邊。

 

    好多好多的希望,可是…

 

    『感謝大家今天來參與…』

 

    音樂結束了。

 

    快樂的晚會也閉幕了。

 

    當全場響起了宣布結束的廣播後,大家開始準備收拾並離開這裡了。

 

    「…」

 

    原本牽在一起的手放開了。

 

    螢和白石默默地放開了彼此的手,兩人離開了廣場,開始往回走去。

 

    一路上,他們兩人都沒有開口,任由沉默侵襲著他們倆。

 

    一但收拾完環境後,他們就必須回到大阪了。

 

    一想到這裡,螢便感受到心有些疼痛,連話都說不出口了。

 

    原本向前走的腳停了下來。

 

    「螢?」

 

    ----不想這樣…

 

    因為螢停下了腳步,所以白石也停了下來,他疑惑地看著螢。

 

    ----不想就這樣道別。

 

    螢抬起了頭,她看著白石,她知道此時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奇怪,發熱的臉告訴了自己又臉紅了,火熱的眼眶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落下淚水,但螢不在乎,她只是看著白石,像是在忍耐什麼般,想要向白石說些什麼。

 

    ----即使心情不同也沒關係。

 

    螢還是很害怕,不論是即將面離的離別、還是白石對自己的真正想法,都讓螢感到恐懼、害怕聽到真正的答案。

 

    但是,即使如此…

 

    「藏之介…」

 

    明明想要告訴他的。

 

    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讓他知道的。

 

    可是為什麼,螢此刻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呢?

 

    就在螢快要忍不住即將落下的淚滴時,白石卻率先走到了螢的面前,他低下頭,一瞬間,螢感覺到有種柔軟濕潤的物體貼上了自己的唇瓣。

 

    螢睜大了眼,不敢相信現在所發生的事。

 

    一直到那溫暖的觸感離開了自己,螢來終於理解了剛才發生的事。

 

    「還是讓我先說吧,螢。」此時,白石就站在螢的面前,如此接近的距離,只差一步螢就會落入白石的懷中,但這一步就好像兩人此時的關係,就站立在微妙的平衡之上。

 

    「我啊,從上國中開始,就一直為了能讓隊伍在全國大賽上獲得優勝而努力著,一直以來都努力精進自己的球技、為了球隊付出心力,雖然不討厭女孩子,但卻覺得戀愛之類的事情,不適合現在的我,即使是現在,也還是認為進軍全國大賽才是最重要的事…」

 

    白石說著,螢聽著,白石的話一句句刺向螢的心,讓螢好想哭,但是就在螢的眼淚要奪眶而出時,白石卻伸出了手,溫柔地拭去螢的淚水,然後微笑看著螢的臉繼續說了:「可是,自從遇見了妳,我發現我並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專心一意,我總是會想起妳…」

 

    白石有些害臊地抓了抓頭,他的話在螢的耳邊迴盪,讓螢感覺有些飄飄然。

 

    「妳總是愛逞強、又不願意示弱,原本只是很單純的為這樣的妳擔心,可是在不知不覺間,眼神卻無法從妳身上移開…」

 

    螢聽著白石說出了這些話,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眼前的白石身影有些模糊,該不會真的是自己在做夢吧?

 

    「自從遇見了妳,我感受到許多不可思議的感覺,總是不自覺的想著妳…」白石說著說著,開始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說,而顯得有些尷尬,他又看看螢,發現螢已經淚如雨下,不禁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伸手替螢擦拭掉淚水。

 

    「那個…」突然間,白石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螢,然後說了:「妳、妳討厭關西腔嗎?」

 

    「咦?」對於白石突如其來的發言,螢有些摸不著頭緒,但還是愣愣地回答:「不、不討厭…」

 

    「討厭獨角仙嗎?」

 

    「不、不會…」

 

    「喜歡相聲嗎?」

 

    「這、這個嘛…」

 

    白石一連串的問題令螢有些手足無措,但到了最後一個問題,卻讓螢又紅了臉蛋。

 

    「那麼,妳喜歡我嗎?」

 

    看著白石的表情,螢的心早已狂亂不已,她決定不再害怕,要誠實地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情。

 

    「喜歡…」

 

    雖然說話還是有些結巴,但這句話就已經夠讓白石高興的了。

 

    「即使必須分隔兩地?」

 

    「嗯…」

 

    最後,白石伸出了手,緊緊抱住了螢瘦小的身體。

 

    「那麼,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螢又哭了,只不過,那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願意。」

 

 

 

    就在同一時間,天空突然亮了起來。

 

    原來是閉幕式的煙火終於開始點放了。

 

    美麗的煙火彷彿在為兩人慶祝一樣,螢和白石看著彼此,緊緊擁抱的雙手,在這一刻,都捨不得放開彼此。

 

 

 

    × × ×

 

 

 

    在車站,四天寶寺的大家正準備搭上今晚最後一班前往大阪的新幹線,而不知為何大家今煙都很難得乖乖上車,只留下白石跟螢在上車前最後說幾句話。

 

    「接下來必須為全國大賽做最後衝刺了,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無法見面…」白石說著,臉上似乎也有些不捨,看到白石這個樣子,螢馬上就說了:

 

    「沒、沒問題的,我不會有事的,所以藏之介就安心比賽吧,我、我一定會去替你們加油的!」

 

    聽到螢這麼說,白石又露出了微笑,並說:「呵,妳這麼說反而讓人有點寂寞呢。」

 

    「咦?」

 

    就在螢還沒會意出白石所說的話時,新幹線即將發車的通知鈴響了。

 

    「我要走了…」

 

    白石終究還是上了車,他看著螢,然後說:「可以每天用電話聯絡嗎?」

 

    「嗯…」

 

    突然間,就在列車門即將關上的前夕,螢突然跳上了車,在白石還沒回過神前,她鼓起勇氣親吻了白石的臉頰。

 

    在車門關上前,螢已經跳下了列車,並露出了頑皮的表情說:「一言為定唷。」

 

    看著白石又驚訝卻又開心的表情,螢又笑了,不同以往,她笑得很燦爛,直到列車離開了月台,她都笑著目送他們離開。

 

    想必等等白石會面臨一場嚴刑拷問吧。

 

    畢竟四天寶寺的大家都這麼貼心,八成早就注意到了兩人之間的關係了。

 

    這樣想著,螢又不禁笑了。

 

 

 

    雖然分別,卻不會是永遠的離別。

 

    期待下次的再見,也是很令人期待的,不是嗎?

 

 

 

The End

 

同人本已完售,故完整版貼出,感謝大家的支持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緋夜下的舞風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