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8  

Chapter.02 懷抱夢想的少女

 

 

    那時的妳,如同燦陽般的笑容,照亮了我一直以來沉寂的心。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離慶典的日期只剩下一個半個月了,這段時間在各校委員的努力之下,加上跡部集團雄厚的財力支援下,先前的計劃與整備工作都如期完成了,接下來就要開始執行計劃中的工程了。

 

    『那麼,跟跡部那邊的聯絡就麻煩妳了,等下週我們就會過去那邊開始準備工作。』

 

    耳邊傳來的,是藉由話筒而傳遞而來的話語。

 

    「好的,我會把這邊的事處理好的。」

 

    在與對方完成了相關的聯繫工作之後,螢便掛上了電話,而在這時,剛回到社辦的不二,也結束了一天的訓練,而正在收拾東西。

 

    「妳最近的狀況似乎不錯喔。」

 

    看著螢不再像剛開始時會對著電話結巴臉紅,已經能流利地和對方對話,不二不禁微笑說著,並問:「是跟白石嗎?」

 

    「是的。」或許是因為同班了很久的關係,螢也能夠自然地和不二對話。

 

    不二在女孩子的小團體裡非常受歡迎,在柔和美麗的外型下,同時散發著優雅的氣質,舉手投足都是少女們注目的焦點,加上在網球方面的天賦又被人稱為天才,也難怪許多女孩子都為他瘋狂。

 

    但對螢來說,不二是一個充滿迷團而令人摸不透的存在,永遠都保持著笑容的他,總是讓螢搞不清楚他心裡的想法,也因此,雖然同班了三年,但螢始終不曾和不二有過太深的交集。

 

    --就這點來說,那個人似乎也是如此…

 

    「在想什麼呢?」

 

    突然間不二開口了,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螢有些訝異,但同時也對不二驚人的洞察力感到驚艷不已。

 

    「我只是在想…白石似乎和不二有點像呢…」

 

    「喔?」對於螢的話,不二似乎有些興味盎然的樣子。

 

    「總是保持著微笑,讓人搞不清楚你們的想法…」螢邊說,一邊回想著和自己接觸過幾次的那個人。

 

    雖然只相處過幾次,但螢認為他是一個對自己非常嚴格的人,做事非常認真嚴謹、一絲不苟,但也是一個非常為別人著想的人,總是喜歡把事情做到最完美,是個值得依靠的人,但是…

 

    即使能夠說出他的優點,但螢總覺得自己依舊不怎麼了解他,在這些表面的特質下,一定還有自己還不知道的一面存在,螢是這麼認為的。

 

    「呵,妳想了解白石的想法嗎?」

 

    「咦?」

 

    對於不二這突如其來的話,螢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然而看著不二依舊美麗的微笑,螢突然懂了不二話中的玄機。

 

    「這、我…」即使只有一瞬間,也足夠讓螢小巧的臉蛋瞬間脹紅,而看著這樣的螢,不二只是微笑。

 

    「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吧。」

 

    「…好。」看著不二的笑臉,螢只能這麼回答。

 

    而她也發現,原來不二也有這樣的一面。

 

    --真的很愛捉弄人呢,不二…

 

 

    × × ×

 

 

   --白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螢從來沒有認真去想過這個問題。

 

    對螢來說,白石是她第一個藉由工作所認識的人,如果不是因為副會長突如其來的指派、如果自己不是學生會的人,對於在從小就在東京長大、個性內向怕生、又害怕運動的螢來說,白石就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人,關西人特有的特殊口音、做事處理的井井有條、網球打得好、又是網球部部長、雖然不知道他們學校的狀況,但在他帥氣的外表下應該也很受歡迎吧,像他這樣的人,跟螢完全不同。

 

    因為個性的關係,螢的朋友並不多,男性友人更是少之又少,除了工作上不得不和異性有接觸外,所以螢平常非常不習慣跟男孩子相處,即使是跟菊丸他們,也幾乎都是對方主動開口,才能有所交流,螢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子。

 

    但這樣的她開始對於其他人產生了好奇心。

 

    --為什麼他們能夠笑得那麼開心?

 

    --為什麼他們能夠這麼自然的與其他人產生交流呢?

 

    --為什他們能夠產生如此深厚的羈絆呢?

 

    --如果…自己跟他們相處,是不是也能夠像他們一樣呢?

 

    不知從何時起,螢有了這樣的想法,她希望自己也能夠成為露出那樣燦爛笑容的女孩。

 

    她有了這樣的願望。

 

    而願望、正是改變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 × ×

 

 

    難得的週末,天氣也彷彿回應著眾人的心情,是個晴朗無比的好天氣,空氣中帶著些許的微風,而使的天氣不這麼悶熱,然而此時螢卻依舊穿著制服,在八月的艷陽下行走著,而顯得有些疲憊,各校慶典的準備工作都已經陸續開始了,因應這盛大的慶典,除了豪華的場地外,為期三天的活動也非常精彩,第一天的開幕式、表演大會、各校的攤販、還有跡部集團直營的各式高級餐飲店,以及最後一天的運動大賽及螢火晚會,也都是非常值得令人期待的活動,可見跡部對於這次的慶典有多麼用心。

 

    然而就算有跡部集團的背後支援下,最終的準備工作還是必須要大家動手執行,而指揮並督導的工作便落到了每間學校的執行委員身上了。

 

    因為距離會場較近,青學很早就開始準備工作了,加上有手塚及大石的輔佐下,讓螢省下了不少心力,但是…

 

    「哇,是超前耶!」

 

    有著如同他一頭紅髮般熱情有活力的少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差點脫隊了。

 

    「還有桃子屁屁耶。」

 

    「小春,難到你想花心嗎!」

 

    那對總是令人覺得可疑的雙人組不斷說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話了。

 

    「…」

 

    而其他人似乎對他們的行為早已習以為常,半放縱的態度反而讓螢不知該如何反應。

 

    好不容易一行人總算來了臨時借用的小型會議室,由於四天寶寺的準備時間比其他人要少許多,因此他們必須盡快決定他們的攤位內容以及各項活動。

 

    由於四天寶寺的每個人都非常具有個人特色,提出的意見也非常天馬行空,讓螢有些不知所措,但幸好在白石的維持下,會議總算是小有進展了,由於四天寶寺的攤位數比其他學校要來的少,因此需要做的準備工作也比較容易執行,這點讓螢鬆了一口氣。

 

    在會議終於告一個段落後,大家便決定休息一會兒,而四處去看看走走。

 

    而螢則坐在原來的位子上,感覺異常疲勞,這幾天的東奔西走就已經讓螢感到非常疲憊了,在加上要應付這些陌生的面孔,對螢來說真的有些吃不消。

 

    「辛苦了。」

 

    突然間,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一轉身,白石溫和的微笑便出現在螢的面前,同時還有一杯飲料遞向螢的面前。

 

    「謝謝。」

 

    接過了白石手中的飲料,白石以笑回應螢的道謝,也逕自在螢身旁的位子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他們平常就是這個樣子,妳應該還不習慣吧。」

 

    「沒、沒這回事,是我自己…」

 

    對於白石的話,螢馬上就開口解釋,深怕會造成別人的誤解,她並不討厭他們,相反的,螢非常羨慕他們的個性。

 

    「我也希望能夠和他們一樣…」能夠毫不顧忌別人的想法、坦率的表現出自己,螢也希望自己能夠做到,可是…

 

    「充滿活力也是他們的優點,我相信你和他們相處過後一定也會喜歡他們的。」

 

    白石似乎對於螢的反應早就習慣了,不需要螢開口,他便能猜中螢心裡的想法,並給予適當的回應,螢很喜歡這樣貼心的白石,跟他相處螢也漸漸能夠放下心防。

 

    「對了,天野妳有聽手塚說慶典後我們有場交流練習,網球部要過來大阪嗎?」

 

    突然間,白石這麼問了,他說因為時間是之前就已經協調好了,只是不湊巧和跡部所舉辦的慶典時間相衝,所以便將時間提前,趕在暑假結束前來進行。

 

    螢稍微想了一下,便回答:「會長好像有提過,說是要在全國大賽前做個練習…」

 

    「那麼妳也會一起去嗎?」

 

    「咦?」

 

    對於白石突如其來的話螢有些疑惑。

 

    --我應該去嗎?

 

    或許是看出了螢的困惑,白石又接著補充:「雖然這是網球部的練習,但在慶典這段時間,妳不是必須協助他們一切的活動嗎?」

 

    「嗯…可是…」雖然白石說得好像也沒錯,但螢總覺得好像有點怪怪的。

 

    「這段時間妳也累積了不少壓力吧,不如就當做出去走走如何?」白石笑著說,他的笑容彷彿有種魅惑的魔力,不知不覺間,螢被他的眼神深深吸引著,而無法移開視線。

 

    「大阪是個充滿笑聲的城市,相信妳一定會喜歡的。」

 

    在白石的注視之下,正當螢就要應允的時候,一道宏亮的叫喊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去嘛去嘛!螢也一起去嘛!一定會很好玩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四天寶寺的大家早已圍繞在會議室的大門前,臉上還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你們…」發覺到原來他們的對話全都被其他人偷聽時,白石馬上就露出了凶狠的表情,然後緩緩地走到名為金太郎的紅髮少年面前。

 

    「小金…」他低聲喊著金太郎的小名,同時伸出了左手,開始慢慢拆開了手上的繃帶。

 

    「不、不要啊,我不要毒手啊!」

 

    明明只是個平凡的動作,不知為何金太郎馬上就臉色大變地發出了哀嚎,同時像是逃命般馬上跑出了會議室。

 

    「呵呵,部長你真壞。」

 

    而其他人看起來卻還是泰然自若的樣子,看著方才的畫面彷彿是在看搞笑劇般,個個都笑地非常燦爛。

 

    「哼。」

 

    雖然小金逃走了,不過從白石的表情來看,似乎還是有些不滿。

 

    看到這樣的白石,螢不禁笑了出來,原來這個人也有這樣孩子氣的一面啊。

 

    「啊…笑了…」

 

    突然間,不知道是誰脫口而出說了這句話,螢這才發覺此時大家正看著自己,臉上各個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這時螢才發現自己的失態。

 

    「啊、這、不是…」

 

    「就是這個笑容!」

 

    突然間這名自稱是大阪的速度之星、名叫忍足謙也的少年,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大聲發出了驚嘆聲。

 

    「嗯嗯,螢醬的笑容就應該是這樣才可愛呀。」

 

    小春也一邊讚同著忍足的話,一邊拉起了螢的手,像是姐妹般親暱地對螢這麼說。

 

    「嗯…」

 

    或許是因為自己從未對這麼對他人笑過,一聽到這樣的評語反而感到害躁,整個臉後染上了艷麗的紅色。

 

    「白石也覺得這樣的笑容很適合螢醬吧。」

 

    這時螢也回過頭看向白石,忽然發現了,白石的表情似乎有些恍惚。

 

    「白石?」

 

    「啊、喔…是啊,這樣的笑容非常適合天野喔。」

 

    聽到白石這麼說,不知道為什麼,螢覺得心臟似乎緊揪了一下,而有些呼吸困難。

 

    「是、是嘛…」

 

    臉上的溫度似乎沒有下降的跡象,令螢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就在這時,小金也被石田拎回來了,才終於結束了這場風波。

 

    --大阪嗎?

 

    耳邊彷彿還回想著白石所說的話。

 

    --或許去也無妨…吧。

 

    於是,在這天的行程結束之後,螢便去找了手塚和龍崎教練討論這件事。

 

 

 

    × × ×

 

    好不容易四天寶寺終於決定好慶典期間他們所要做的點子,既然是在大阪,就來做大阪燒,基於這樣的想法,他們決定販賣大阪燒,而這個提議也得到了跡部的批准,於是乎他們便開始著手準備布置及規畫攤位的擺設。

 

    「材料部分只要提出申請,就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取得。」

 

    在規畫場地的討論會中,螢一邊敘述著先前會議中告知的事項,一邊記錄著目前為止所討論出來得事項,並整理出需要修正的地方加以檢討,雖然螢個性內向怕生,但在處理這方面事務的能力可以說是出類拔萃,所以手塚才會放心將四天寶寺這一部份的工作權全交給她。

 

    「天野,關於這個部分…」

 

    時間不多了,加上四天寶寺依舊每個禮拜都必須回去大阪,時間就顯得更加寶貴。

 

    也因此螢必須花費更多的精力,以最短的時間來處理所有的事情。

 

    「對了,」看了看先前例行會議的資料,螢突然間問了:「大家想參加表演大會嗎?」

 

    這次慶典的活動,其中一項的表演大會是不限學校,採自由參加的項目,只要找到夥伴、並繳交名單及演出內容,就可以參加,活動最後會選出前三名的優勝隊伍,贈送跡部集團所準備的豪華獎品。

 

    獎品畢竟是跡部準備的,內容一定非常豪華,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人前去參加。

 

    「我們當然要表演囉,是不是啊小春?」

 

    「是啊。」

 

    「嗯,戲劇啊…似乎滿有意思的呢。」

 

    看著眾人都非常興奮的討論這個話題,螢也開口問了問身邊的白石:「白石也想要參加嗎?」

 

    「這個嗎…搞笑相聲似乎不錯呢…」

 

    「咦咦?!」聽到白石突如其來的發言,螢頓時驚訝地叫了。

 

    --白石跟搞笑…總覺得好不搭呀…

 

    「喂喂,妳也太失禮了吧,我對於搞笑可是很有心得的!」

 

    聽見白石表情認真地在敘述著自己有多喜歡搞笑、以及搞笑是大阪人的靈魂之類的話題,螢不禁覺得好笑。

 

    --沒想到白石也有這樣的一面。

 

    或許是心裡的想法都浮現在臉上了,白石看著螢露出微笑的模樣,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笑了笑然後說了:「不過看這上面的資料,不二他們似乎要做樂團,那個好像也很有趣,不如還是參加那個好了。」

 

    說著,白石便靠過去,將自己的名字寫在螢手邊的那份資料上。

 

    突然間拉近的距離,一瞬間讓螢反應不過來,而下個瞬間,白石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突然間喃喃說了一句:「好香…是洗髮精的味道嗎?」

 

    然後,白石轉過頭,原本就十分靠近的臉變得更加接近,視線也在瞬間被捕捉,而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沒有迴避、也沒有逃開,只是呆呆地凝視著白石深邃的雙眸,而無法自拔。

 

    --這雙眼睛真的好漂亮…

 

    「天野?」

 

    直到白石出聲呼喚了螢的名字,螢才終於回過神,這時也才終於注意到自己的失常。

 

    「是、是…?」

 

    看著螢慢半拍的反應,白石露出了無奈的笑容,然後又繼續和其他人討論表演的話題。

 

    而螢不用照鏡子也能夠感受到,此時此刻反應在臉上那炙熱的溫度。

 

    幸好大家的注意力此時不在自己身上。

 

    螢不禁這麼想著。

 

 

 

    就這樣經過一段激烈的討論後,大家也都決定好自己想要參與的活動,螢在記錄好大家所選擇的項目以及需要向上申請的材料後,討論會便告一段落了。

 

    不知不覺間時間也不早了,四天寶寺的大家必須趕上晚班的新幹線回去大阪,也因此本周的準備事項也就告一個段落了。

 

    「天野,要回去了嗎?」

 

    在大家都動身準備離開時,白石突然問了螢,而在螢回答了之後,他又露出了一貫的笑容說了:「那麼一起去車站吧。」

 

 

    × × ×

 

 

    其實只是一時興起罷了。

 

    走在陌生的街道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也早已熟悉這些路徑了,但畢竟這裡不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土地,難免還是會有些違和感,但此時卻比平常更加不一樣。

 

    是特別。

 

    在這段被夕陽所壟罩的道路上,白石不自覺地注意起此時走在自己身邊的少女。

 

    這種感覺很微妙。

 

    平時因為部長的關係,都是部內最後一個離開學校,即使是和大家一起,身邊總是網球部的隊友們,像這樣和異性一起走在路上,除了和家人外,其實是很少見的。

 

    真的只是一時興起罷了。

 

    嬌小的身材、纖細的身軀、還有柔弱的面容,在連日的相處下來,她的確是個個性也很膽怯的少女,就像是古典文學中所描述的,如同玻璃般美麗而脆弱,如同幻影般的少女。

 

    『天野就拜託你了。』

 

    那時在電話中,手塚很稀奇地跟自己這麼說了,對於第一次見到這名少女時的印像,實在沒想到那個手塚會幫這樣的女孩說話。

 

    但如今相處下來,白石多少有些明白了,手塚對這名少女寄予了期望。

 

    而少女也確實努力在回應手塚的期待。

 

    看似如此柔弱的她卻有著堅強的一面。

 

    那時低著頭、即使滿臉通紅也仍要向自己道歉的她,在那一瞬間,白石確實感受到了,這名少女堅強的一面。

 

    即使膽怯、即使害怕,卻仍然勇於前進。

 

    就如同此刻,為了幫助自己的學校能夠順利參與這個祭典,白石看得出少女的努力,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要盡心盡力,明明就是不同學校的人,卻還是如此用心在每個人身上,她知道金太郎總是隨意奔走,所以總是利用各種不同的有趣事物來吸引他的注意;她知道小春和裕次非常喜歡搞笑,所以總是專心聽著他們的每一個笑話,即使她並不真的能夠理解他們的笑點;對於謙也,她似乎有點不敢接近他,或許是因為謙也的個性本就喜歡跟女孩子搭訕,所以對他才會不知所措吧。

 

    她總是努力想要融入這個團體,想要為大家盡一份心力。

 

    對於這樣的少女,白石不禁對她產生了憐愛,同時也希望能夠適時地幫助她,不讓她的努力化為烏有。

 

    所以他才會主動要她一起回去。

 

    護送少女本來就是男孩子應盡的義務吧。

 

    應該只是如此單純的心情。

 

    「那個…白石的左手,真的是毒手嗎?」

 

    如此稀鬆平常的對話,自己也只是基於好玩的心態想要嚇嚇她而已。

 

    「既然被妳注意到了…」故意壓低聲音,假裝露出了恐怖的表情,作勢要將纏繞著繃帶的手伸向她,說是要滅口,只見少女似乎真的被嚇到了,眼眶馬上就濕潤了起來,身體甚至還微微顫抖,才再想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超過,於是才有假裝輕鬆地說了:「呵呵,開玩笑的啦。」

 

    這時少女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下一秒發現自己原來被騙了,原本小巧的臉蛋馬上就染上了美麗的朝紅。

 

    「白石好過份呢…」

 

    少女有些埋怨地說著,微微蹙起的眉頭,卻一點也不像生氣的樣子,反而顯得有些可愛。

 

    看著這樣的少女,白石不禁有些驚訝。

 

    「哼。」

 

    看著少女也假裝轉頭不理自己的模樣,白石卻無法像平常一樣自然地和她對話。

 

    於是白石不禁停下了腳步。

 

    「…白石?」

 

    感覺到自己停下了腳步,少女馬上又回過頭,滿臉疑惑地看著自己。

 

    明明上一秒才假裝要討厭自己而已…

 

    這時白石才終於發現。

 

    「沒事,什麼也沒有。」

 

    說完,白石又重新跨出了腳步,和少女並肩而行,直到車站,才分別坐上了不同的班車離去。

 

    直到坐上了新幹線,其他的人早就因為太過疲憊而睡得一蹋糊塗,只有白石,依舊清醒地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心裡卻感到亂糟糟的。

 

    腦海中不自覺地,就浮現出少女方才的模樣。

 

    回過頭、背向夕陽凝視著自己的少女,那樣的畫面不知為何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糟糕…」

 

    像是想趕走雜亂的心情般,白石不禁伸手扶著臉,在他寬大的手掌所遮掩的面容,是如同夕陽般美麗的紅色。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緋夜下的舞風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